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回门
    顾大河一大早看到顾青云满身大汗回来的时候还很惊讶,他儿子怎么能和平常一样早起呢?难道昨晚没洞房?还是那天他没教会?

    可是,这种事情不是不用教都会的吗?

    “栓子,你今天怎么起那么早?”

    顾青云一笑,拿起挂在竹竿上的棉布巾擦擦汗,道:“习惯早起了,每天不出去走一圈我都不习惯。”

    顾大河笑着摇摇头,想了想,没说什么。反正他看到儿子脖子上被抓出来的印痕就放心了,看来孙子过不久就会到他家的。

    顾青云没有发现他爹奇怪的目光,一边擦汗一边走回房,准备洗个澡。自从他定亲后,他爹就把他的卧室隔出一个小房间用作洗漱,加上还有左右两间耳房,其中一间正好给简薇带来的婢女住,另一间就是他的书房。

    推开门进去的时候,床上已经没有了简薇的身影,不过洗漱间传来了简薇的声音,顾青云松了一口气。定睛一看床铺,已经收拾过了。

    他的脸忍不住一红。

    “相公,你回来了。”顾青云正在找替换的衣服,就听到身后传来简薇悦耳的声音。

    顾青云转身一看,见她身穿一袭大红色的烟水百花裙款款走来。

    他忙迎上去,笑道:“娘子,你怎么不睡多一会?”

    简薇见他满头大汗的样子,却忍不住娇嗔道:“相公,你怎么弄得满身大汗回来了?”

    “我出去练习射箭了。”顾青云老实回答,见她脸色还有点苍白,就关切地说道,“昨晚我弄疼你了,后来还上了药,现在还疼吗?”

    简薇的脸倏地一红,看了一眼已经退下去的慧香,摇摇头,细声道:“不疼,你不用担心。”

    顾青云也颇为尴尬。

    “相公今天早上怎么不早点叫我起床?幸好我让慧香她们提醒我,否则今早的膳食还不知如何做好?”简薇的话里带着埋怨,语气却很是亲昵。

    顾青云想起成亲的第一天女子一般都要亲自下厨做早餐给夫家人尝的,于是忙安慰道:“不要紧的,我家人今天会起得比较晚。而且,我爹娘根本就不在意,你有丫鬟在,哪用得着亲自动手?难道你已经起来做饭了?”

    一想到方家对自己的帮助,顾家人是不会对简薇挑刺的。

    这就是现实。

    “起了,经过院子的时候还没见到你,估摸着你出去了。对了,相公,我有人伺候,可祖父祖母和公公婆婆都没有丫鬟使,这样下来我一个作晚辈的也不好使唤。你说咱们能否出钱请厨娘回来给祖父祖母做饭洗衣?还有爹娘这边,是否也要请?”简薇忙问道。

    顾青云看看她的纤纤玉手,也不忍心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子到了他们顾家就做粗话,加上想让家人不那么辛苦,于是就同意了,道:“爷爷奶奶那里需要,至于爹娘那里,他们不肯的,等过段时间再说。”

    等他们家的家业大了,估计就得有点摆场。不过以小陈氏的样子,兴许她是不乐意的,觉得浪费银钱,只要自家能做的就不想请人来做。

    这是观念问题。

    顾青云没意见,反正没人规定成为举人后就得呼婢唤奴,不过他觉得有人伺候挺好的,很多事情都不用自己动手,节省很多时间,地主阶级就是容易腐蚀人的意志。

    “可是……这样不好。”简薇觉得这样不太合适。

    “无事,到时我们劝劝他们,也许他们就接受了。”顾青云安慰道。

    简薇点点头,帮顾青云把衣服找出来,低声道:“这是我为你做的长袍,你看是否合身?”

    顾青云看着这锦衣长袍,觉得自己的生活质量又上一个新台阶,试过之后,正好合适。

    “做得很好,我很喜欢。”顾青云赞道。

    简薇抿嘴一笑,神情很是欢喜。

    等顾青云洗澡换好衣服后,两人才相携走到正院的堂屋。这时候,顾家人都在这里等着了。

    “来了来了。”老陈氏老远就看到顾青云两人,笑得很开怀,大声道,“就等你们了。”

    “爷,奶,让你们久等了。”顾青云打招呼,心里颇觉得不好意思,今天他练习射箭的时间长了点,都迟到了。

    简薇跟在他身后,向大家行礼。

    有顾青云作介绍,加上昨天晚上聊天的时候已经说过家人的情况,简薇记性又好,所以很快就把顾家人记住了。

    顾家人忙摆手,很是慌乱。毕竟大家在乡下,都习惯大大咧咧了,没有什么晨昏定省的习惯,除非有大事要不然都不会行礼之类的。

    所以简薇现在突然给他们来这一下,大家都紧张起来,连忙回礼。

    顾青云忙道:“都是自家人,娘子你不用这么客气,我们不介意。”这就是生长背景带来的不同了,在乡下一切都随意得很,礼节之类的也只有过年才做。

    老陈氏忙接着说道:“对对,孙媳妇,咱们庄户人家,不用那么多礼的。”

    简薇抿嘴一笑,低声应“是”。大家这才按自己的位置坐好,两个丫鬟开始上菜吃饭。

    早餐简薇做得很简单,就是白粥、咸菜、一大碟青菜和煎鸡蛋,非常适合他家的风格。老陈氏和小陈氏看了后,一尝,都很满意。

    即使知道这可能不是简薇亲手做的,可人家的态度都摆出来了,那就不需要深究。反正,有丫鬟帮忙也是一种本事,他们家又不是那种故意想折腾人的。

    顾青云看向简薇,觉得她真的很聪明,昨晚她才问了自己家人一般吃什么,现在她就照着做了。

    在饭桌上,顾青云就说起要给爷爷奶奶聘请厨娘的事情。

    老陈氏不同意,道:“栓子,不用请吧?我不是说过,我身子骨还硬朗着,自己都能干得动,哪用得着请别人给我们做饭洗衣?这些我们都会做,请来的人还要给工钱,多浪费啊。”

    顾青云看了一眼顾季山。

    顾季山一瞪眼,道:“请就请,享享清福不好吗?我们都一大把年纪了,孩子们想孝顺有什么不好?什么样的身份做什么样的事,就这样定了。”

    老陈氏看了看他,只能同意。

    顾青云很是满意,就是顾大河和顾二河也高兴,自家爹娘有人伺候有什么不好的?家里多一个人干活也不错。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顾蓉尤其高兴,如此一来她就不用煮饭了,可以空出时间织布和做针线,这样她的私房钱会变多的。

    李氏也是同样的想法,她现在是想明白了,看栓子这样子,是有大出息的,连媳妇的身份都这么高,反正她打定主意,以后栓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大房现在的境况,他们越是有出息,自家就能沾光,以后老两口养老生病之类的,兴许都是大房一手包办,他们二房都不用出钱。

    说完这件事,大家就安静吃饭,就是顾青平和顾青安也是老老实实的,只是大眼睛时不时瞄一眼简薇,满是好奇,可也不敢乱说话。

    待吃完饭后,这才开始正式敬茶。

    顾大河夫妇很满意简薇,敬茶进行得很顺利。

    走完程序后,这时候村里的几个妇人开始到他家来帮忙收拾东西了。昨晚的剩饭剩菜老陈氏早就已经让村里的人带回去,所以今天只需要洗干净碗筷,然后送回去给别人即可。

    看到那些妇人对简薇暗地里的打量,顾青云知道她不自在,就带着她一起到大爷爷家拜访,大爷爷以前帮了他很大忙,这次是上门认人的。

    在聊天的时候,顾青云还和顾伯山商量着等今年过年的时候就开祠堂把简薇的名字加到族谱上。

    两人离开的时候,简薇是带着笑容的。

    “大嫂挺好说话的,我们两个能谈得来。”

    “她是我同窗赵玉堂的妹妹,也是认识几个字的,你们能谈得来就好。在林溪村,你可以随意点。”顾青云不觉得简薇能和村里的三姑六婆聊得来,大家根本就不是一个画风的。

    当初他考中秀才时真的觉得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是不错的,起码大家有共同的生活背景,但没想到他竟然能拜方仁霄为师,还娶了简薇回来。

    去顾家其他三房认完人后,顾青云就和简薇回家了。他先带着简薇熟悉家里的环境,和他说说他小时候的事。期间不断有妇人上门,借故想看看简薇。

    顾青云怕她觉得不自在,就和她到书房,两人聊天。

    “娘子,你对写话本怎么看?”

    简薇看了看他,脸一红,捏着手帕低声道:“我挺喜欢看的,之前在闺中偶尔也看一下。”

    顾青云松了一口气,道:“你不嫌弃就好。”事实上,他知道很多闺中女儿都会看话本的,她们被拘在一个宅子里,能用来消遣的就是这些话本了。

    想了想,他把自己前不久完成的话本递给她,道:“娘子,这是我写的话本,你有空的话就帮我看看是否有什么不恰当的,然后我再改。”《仙剑》已经正式印刷售卖,第一册就卖得很不错,他现在每个月的稿费升到二十五两,比他在县学做老师的月俸高多了。

    简薇一惊,随即一喜,接过这一叠的白纸准备细看,刚看到署名就非常惊讶,道:“相公,难道你就是‘一枕黄粱’?”

    顾青云很奇怪,道:“难道你知道这个名字?”

    “当然知道,堂舅舅喜欢看,他还介绍给我看。”似乎意识到说漏了嘴,简薇的脸更红了,继续道,“他说一枕黄粱写的话本新鲜有趣,没想到竟然是相公你写的!”

    看着简薇欢喜崇拜的眼神,顾青云也颇为高兴,就道:“这是我们的秘密,你不要告诉子茗,否则那家伙肯定会生我气的。”

    简薇见自己这么短时间内就得到顾青云的信任,心里高兴得很,马上答应了。

    于是,一个在看话本改错字,一个在认真学习,两人一人占据桌子的一头,气氛倒显得格外静谧柔和。

    小陈氏在不远处张望了下,这才悄悄退出小院,到正房和老陈氏报告:“娘,我看到了,栓子和他媳妇在看书,两人偶尔说一句话,其他时候都不说,栓子也一直认认真真的,没见他不专心。”

    老陈氏抚抚胸口,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道:“那就好,我还怕他们小两口相处不来,没想到两人这么相配。读书人的女儿就是好,还能督促咱栓子念书。”

    “娘,我们栓子行事有分寸,肯定不会因为娶妻就荒废学业。”小陈氏笑道,“这媳妇娶得好,对咱们也没有看不起的地方,看得出很敬重咱们,这样一来,我就放心了。”

    不单单是简家担心顾家薄待他们的女儿,顾家也怕简家的女儿仗着家世飞扬跋扈,不把他们这些长辈看在眼里,那夹在中间的儿子(孙子)不就难做了?

    俗话说娶妻娶贤,他们也担心齐大非偶啊。

    现在看来,小两口相处得还不错,她们就放心了。

    接下来,三天时间转眼就过,这天就到了简薇回门的日子。只有回门后,他们成亲的程序才算是走完。

    简宅用来住的地方还没有他们新房大,他们家人口少,虽然同样是三进的院子,但简家把第二进改成了花园,里面的景色布置得非常漂亮。

    顾青云来过几次,记忆犹新。

    拜见岳父岳母后,小两口就分开,简薇就和方氏在一处说话,顾青云跟着简志远到书房。

    简琼也跟在一边。

    顾青云和简志远其实也没什么聊的,但说说闲话还是可以打发时间。

    “岳父,您说您不准备去京城,准备留在县衙做教谕?”顾青云很是惊讶,没想到简志远竟然会和他说这个。

    “嗯,庞教谕到隔壁的县做主簿了,教谕的位置就空缺下来,县令这才找到老夫。而京城太远,加上你小舅子还小,老夫不想再奔波,就想留在家乡这里安安静静过一段时间。”简志远叹了口气,望着顾青云道,“老夫是不想参加会试了,一个是年纪大,另一个是实在没把握,老夫能考中举人已经是运气极好。”

    对于看起来才三十出头,实际上快四十岁的简志远自称“老夫”,顾青云已经习惯了。

    此时一听,他不禁想起方仁霄对简志远的评价,说他的心思太杂,不能专注,大多数时间都用在维持应酬方面,自从考上举人后对学业就懈怠下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基本上不可能再考中进士。

    “相信岳母一定很高兴您的决定。”顾青云微微一笑。

    简志远点点头。

    “你和薇儿打算何时上京?”简志远又问。

    顾青云喝了一口茶,见杯子已空,刚想给自己倒茶,没想到简琼就手快地帮他添上。

    顾青云忙向他道谢,简琼抿嘴一笑,看起来很是乖巧。

    顾青云笑了笑,这才回答:“我们刚刚成亲,还得在家住一段时间,估计得明年开春才能出发。”起码得等简薇的名字上族谱再说,这个祠堂不是随便能开的,一般都是年底祭祖时才会把这一年内的族中人口变化统一写上。

    现在方仁霄那边虽然已经在催促了,但还是由他们自己决定时间。

    顾青云觉得等自己把该看的书看完,学识很难长进,那时再去跟方仁霄学习,效果会更好。而且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他们一个六十一,一个六十岁,已经是耳顺之年,在这个时代,算是长寿的,他想留下来多陪陪他们,省得以后子欲养而亲不待,自己会后悔。

    自己现在已经是举人,进士虽然是他的目标,但不是他生活中唯一的目标,他不会把全副心思都放在会试上,生活中还有其他事情值得他花心思和珍惜的。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家里住,看得出家里的爷爷奶奶和爹娘都是非常高兴,整天笑眯眯的。

    听到顾青云把理由这么一说,简志远大为赞同。

    *

    这边,方氏把下人都叫出去后,就追问简薇:“你嫁过去他家人对你好吗?可难相处?”

    简薇摇摇头,搂着方氏的胳膊笑道:“娘,你放心,他家人都挺好相处的,祖父祖母慈和,公公管不着女儿,婆婆也很好说话,根本没有想象中的粗鄙。”

    “那那个二婶呢?他们家还没分家,这么一大家子……”

    “您放心,二婶也很好相处的,对女儿很客气,还有小姑子也乖巧,这几天女儿指点她刺绣,她的态度就更好了。”简薇摇摇她的手臂,“娘,你不是早就暗查过了?他们家早就暗地里分家,一家人的感情不错,没有发生什么大的龌龊。”

    “那就好,娘担心自己看走眼,害了你。”方氏看了一眼正在小床上睡着正香的儿子,低声问道,“最重要的是,女婿对你可好?”

    简薇脸一红,点头道:“相公对女儿挺好的,他大概除了姐妹就没和其他女孩相处过,看起来特别正经,但对女儿很体贴,很多事情都考虑到了,就是太勤奋了,整天钻进书房读书。”

    方氏松了口气,道:“女婿就是这样的人,你外公说他稳重可靠,虽然以后可能给不了你多大的荣华富贵,但起码可以一心一意对你,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简薇点点头。

    “对了,你们夫妻方面……”方氏想了想,还是直接问,“你们在床上可合得来吗?女婿这方面没什么问题吧?”

    简薇的脸更红了,声音低低,道:“挺好的,就是相公估计也没有经验,第一个晚上折腾了好久才成功,后来女儿太痛了,就忍不住扑打了他几下,还把他挠出血了,没想到他第二天跟没事人一样,没有说过女儿。”她和娘亲两人无话不说,虽然有点羞涩,但还是讲出实话。

    “那就好。”方氏摸摸她的秀发,“女婿洁身自好你才能有福。”

    “嗯,还有,他身边跟着的那个族中的侄子三元,人还小,什么都不懂,慧香去跟他一套话他就说了,说中举那天晚上,相公也没有乱来。”想到这里,简薇心中就是一阵甜意。

    自从懂事后,她就羡慕外公外婆的感情,羡慕外公对外婆的专一,想着有朝一日她也能有这样一个专心对自己的夫婿就好了,没想到竟然真的让她等到了!

    “那就好,对了,他对迎香可另眼相看?”方氏面授机宜,“虽说迎香看起来是个规矩的,但不可不防,女婿年纪轻轻就是举人,加上他长得俊,也不知道迎香会不会一时糊涂做错事,你得注意点。”

    “娘,你放心,女儿观察过了,相公对迎香根本就没那个想法,他呀,就好像一个书呆子一样。”简薇的话里带着甜意。

    “那这两天晚上呢?你是不是还不舒服?不舒服的话,娘这里还有药。”方氏心中满意,转而又担心其他方面。夫妻之间不就是那点事吗?只要这方面合得来,女儿过得好的几率就大些。

    简薇懂她娘的意思,只轻轻摇头:“相公他似乎不重欲,很注重养生,女儿在书房就见过他读书时偶尔会念一下《心经》和《金刚经》,说可以平复烦躁的心思。至于那个……他说怕再伤了女儿,想缓几天。”

    方氏一愣,一个年轻小伙子好不容易开荤了,竟然没有食髓知味?反而可以忍耐住,难道是自家女儿没有吸引力?不过一听说他常念佛经,大概是那种不重欲的。想想,这样也不错。

    “没事,只要他不出去招惹其他人即可。”方氏觉得念佛经没什么大不了的,她爹也念呢,说在考场上有时候会非常烦躁,这个时候就需要心静,念佛经就是一种很好的手段,估计是她爹教给女婿的。

    只是没想到女婿平日里也会念而已。

    只要女婿不像薇儿她爹就行,嘴里说着多爱重自己,可想留后的时候还是照样不客气,不就是仗着自己喜欢他吗?幸亏他还顾忌到她爹,和自己也是从小一起长大,到底是有感情的,所以他们家才有现在这样平静的日子,没有花花草草,至于外面偶尔的逢场作戏,一向好强的她也只能当做不知道。

    现在她只希望女婿能够一直对待自己的女儿专一才好,这样女儿会少很多心烦事。

    “薇儿,过日子难免有一点磕磕碰碰,只要不是太过分,可以忍耐一下,一旦过分,你就不要忍,娘当初让你低嫁,是想让你过得更好,不是让你嫁过去当受气包的。”方氏摩挲着她的手背,语重心长,“别像林家的女儿,低嫁了还被婆家人骑到自己的头上。”

    简薇重重点头。

    *

    在书房的顾青云可不知道岳母和妻子谈话的尺度如此之大,他现在正在和简志远下棋,只是他的棋艺不精,是当初在府学才学会的,平时很少下,所以对上简志远简直就是输得惨不忍睹。

    旁边的简琼看不下去了,两人合力才堪堪输得比前面那一局好看点。

    简志远到最后已经不想和他们两个玩了,就道:“薇儿下棋不错的,你回去后得好好琢磨才行,老夫老是赢没意思。”

    顾青云和简琼对视一眼,无奈地点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