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回与去
    千渡并没有撞到墙上,在顺利地将自己扔进床里睡了一觉后,体力恢复满值的他问起了市丸银接下来的安排。

    静灵庭刚刚经历了一番可以说是伤筋动骨的变故,因为蓝染的虚化实验,护庭十三番多位队长及其副队、鬼道众的正副鬼道长以及四枫院现任当家四枫院夜一都已被迫离开尸魂界,空余出的席位不仅是荣誉与权力,更也是职责和任务,必须迅速地派人肩负起来。

    这也意味着蓝染的势力更为深入地渗透到静灵庭之中,他本人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五番队的队长,而隶属于九番队的东仙要也被任命为了九番队队长,只待与其他的各位正副队长一同由总队长正式授命,倒是银在由三席晋升为五番队副队长的过程中有一点格外的波折。

    “哦,也就是说在成为副队长之前,你需要经历一番历练了。”

    了解到银没有一同返回尸魂界的原因,千渡问市丸银道:“是有什么特别的安排,还是单纯的修行?”

    “没有,只是静灵庭的正常流程。”银直接对千渡道,“说吧,你这边有什么事?”

    千渡轻轻挑眉:“诶,我就不能是单纯的关心一下?”

    银似笑非笑地看了千渡一眼,伸出一根手指对着空旷的房间划了个圈:“以你的性格,如果有闲情逸致的话,房间不至于是现在这幅样子。”

    巨大冷清的房间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没有任何私人摆设,除却原本就存在的床与坚硬的石枕以及桌椅,连条被子都找不出。

    跟着千渡走进门的时候,银险些以为千渡闭着眼走错屋子了,直到看见桌子上放着一只使用过的杯子,才确定这间屋子是住着人的。

    银看向卧在床上和衣而睡的千渡,肉眼可见地泛着一层疲惫,再想到即使是在流魂街七十六区那么艰苦恶劣的环境下千渡还要穷讲究,可见在虚夜宫的这段时间千渡过得也并不悠闲。

    “确实有点事情。”千渡像是对银抱怨地道,“但就不能给我个展现内心温情的表现机会?好久不见,也该谈谈感情啊……”

    “啊啦~好吧,下次一定配合你。”

    银一边说着一边自怀中掏出个小巧的布袋,倒出里面仅剩的两块柿子干:“吃吗?”

    “啊……来到虚圈之后都忘记了还有‘吃饭’这一回事了。”千渡摇了摇头,“算了,不夺你的心头好。”

    银也没太和千渡客气,自己拿过食物放进了口中,微微皱眉道:“虚圈的灵子浓度……”

    虽然已经来过虚圈多次,但身为一名死神,银对虚圈的环境仍有些不适应,而在千渡面前他也没有掩饰。

    吃完柿子干,银捞过桌上的水杯抿了一口水,在嘴里含了片刻才咽下——水是纯粹的虚圈产物,同样需要逐步的适应。

    “哎……”

    千渡本想说是那是他用过的杯子,但转而一想偌大的虚夜宫里似乎也没有第四只新杯子了。

    杯子还是千渡在常驻虚夜宫之后自己动手制作的,在此之前君麻吕和乌尔奇奥拉都是在水源处直接用手掬水直接喝,实在是原始的可以。

    看来,想要重现未来虚夜宫那种大敌当前还能聚会喝红茶的高逼格场面,只能指望蓝染了。

    “唔?”

    银含着水,脸颊微微鼓起一点,看起来很有几分孩子气,这让千渡隐约看到几分七十六区时的市丸银。而决意复仇之后的银,则始终多了一份阴郁的锋利。

    “哦,是说想找你帮忙的事。”千渡扯回话题,对银说道,“我是不是没和你说过,我最近在给自己锻造一把浅打?”

    “……一把什么?”银不是没听清,而是实在需要用反问句来表达一下内心的惊讶。

    虽然银只在真央灵术院待了一年,可好歹也是以优秀成绩毕业的天才学生——换而言之,这意味着他也是经历过“斩魄刀的一百种题型”花式考试的人,那些相关的概念及理论不论是是否自愿都是烂熟于心能够倒背如流的存在。

    而且市丸银还不是走技术开发路线的科研人员,对于某些存在的认知确实是依照最为大众化的概念来的,所以这还是第一次听说静灵庭统一配发的斩魄刀还能被私人打造。

    尤其是——

    “你在虚圈,要用什么来充当锻造材料?”市丸银迅速地回忆了一下,近期尸魂界并没有死神失踪遇袭事件。

    千渡读懂了市丸银的未尽之意:“嗯?银你也察觉到了……”

    “原本只是猜测,但看千渡你的反应,这应该就是正确答案了。”

    银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但他控制住了想要去握住自己的斩魄刀的想法,无论这一把刀是由什么锻造而成的,如今都已经与他生死相连。

    “是有一种踩在前人尸体上前行的意思呢。”

    千渡叹了一句,却也没有再多的波动:“我当然没用死神的魂魄,我不至于为了一把刀而如此挑战尸魂界吧。我用了虚的,目前来看应该是殊途同归的结果。”

    “那千渡你想让我帮的忙是?”银问道。

    “嗯,如果银的游历修行没有规定路线的话,我想让你和我去一个地方……挖个坟。”千渡说道。

    这听起来和斩魄刀毫无干系。

    但市丸银没有贸然开口询问,而是静静等待千渡的下文,他有一种感觉,那些千渡没有刻意隐瞒然而也未明白说出口的秘密将要逐渐地浮出水面了。

    “唤醒自己的那把斩魄刀,是需要将自己的灵魂精髓不断注入浅打之中。”千渡加重读音重复了一遍,“自己的、灵魂。”

    银弯成一线的眼睛睁开,浅蓝的眼眸与千渡对视着。而对方那双本该与他同样色系的湛蓝眼睛此刻却颜色混沌,并不是幻觉的黑与红不断交替闪现。

    *

    千渡是在给他自己锻造一把浅打,但锻造过程中却并不只有“一把”浅打——再牛逼的科研人员那也是需要经历失败的。

    最接近成功的那一次,浅打已然成型。

    但当千渡尝试着将自身的灵压与 “灵魂精髓”注入刀体之中时,却发现进入浅打之中的是混杂了他、狐狸与水门三方的灵魂特质。

    一把浅打就此作废倒是小事,影响比较大的是“蛋”中形势的再度改变。原本为了阻隔狐狸与水门相互影响而建起的“墙”在这次震动中有所损毁,削弱了阻隔的效果。而且这一次不仅是水门与灵狐九魅之间相互渗透,千渡也被牵扯到了其中。

    因此,不论是为了各自安危还是为了不变成一个意识错乱的“三合一”精分患者,又或者是为了研究进行中的斩魄刀,千渡都必须将“拆分灵魂”提前到计划列表中的置顶位置上。

    而且还不能是管杀不管埋,需要将各自的灵魂妥善地安放入原本的身体之中,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复活”。

    兜兜转转间,千渡还是走上了原本的道路。

    从君麻吕那里已经获悉水门的遗体被隐藏在妙木山,千渡琢磨着上演一出火影版的“盗墓笔记”也不能只是他单枪匹马,君麻吕能够算一个助力,但乌尔奇奥拉不行,所以市丸银的出现真的是非常及时。

    “另外一个世界……”听过千渡的简要说明之后,银若有所思地道,“所以你离开之后,去了那里吗?”

    千渡点头道:“对。现在存在的问题是两个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速,我与你在流魂街认识,在这边度过了一年有余,那时候两边的时间是同步的,但我回去之后只是过了几个月,于你这里却已经三年之久了。这一次不知会是什么状况,但肯定不会影响你回静灵庭复命……”

    银听到这里插言打断千渡的话:“这个没有关系,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等一会儿就离开。”千渡也非常干脆利落,“我先写一份请假条留给蓝染队长。”

    银:“……”

    作为在“体制内”工作的市丸三席,多少还是知道没有批复的请假条和“离家出走留言”没有什么区别。

    破开空间的黑腔在虚圈之内出现,银在走入其中时颇为感兴趣地观察了一番:“还真是一个新鲜的体验呢。”

    君麻吕同样算是第一次体验黑腔——上一次来到虚圈时他是重病昏迷着的,并没有记忆。看着白沙黑夜的虚圈被关闭在黑腔之外,君麻吕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走了,世界那么大,带你们去看看。”

    *

    封闭的异度空间再度裂开了一道出口,明亮的光线照了进来,让习惯了虚圈那永恒夜空的千渡微微眯起了眼睛。

    外界的风随着光亮一同进入,裹挟着新鲜而熟悉的气息,千渡轻声道:“回来了呢。”

    “这里,也可以称之为‘现世’了吧。”

    银走出黑腔,踩在了草地之上,然而纤细的草叶穿过了他的身体,仍然随着微风舒展摇曳——在这个世界,不穿戴义骸的死神只能以灵魂的方式存在着。

    与银同样状况的还有君麻吕,阳光透过他半透明的身体,像是给灵魂裹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边。

    只有千渡不受影响,他的体质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只是不知道在拆蛋结束后是否还能保留这一外挂。

    不过比起这个,眼下还有一个更亟需解决的问题——此时此刻,又是何年何月呢?

    环顾四周,密林深山杳无人烟,显然没有能够询问的对象。千渡倒也不着急,翻了一下口袋,从中拿出了一枚戒指状的物品,将查克拉灌注其中。

    片刻之后,一道声音淡漠地传出:“千渡,你仿造了空之戒?”

    “鼬,我想问你个问题。”千渡对着联络器道,“你能告诉我你今年几岁了吗?”

    轻微的嘈杂声后,戒指那端再无声响——宇智波鼬直接断开了联络。

    千渡:“……等等,我是认真的。”

    拿年龄卡大事年表有问题吗?没问题吧!

    作者有话要说:  通知:11月24、25、26请假三天。11月27日(周日)更新。

    经过慎重地考虑,还是决定暂停一下。

    断更固然是对连载中文章的凶残打击,但我更不想写出自己都不愿意看的内容来,我想找回最初促使我开坑的那种心情。

    谢谢你们,还愿意等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