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月夜
    这夜月光清澈,为所到之处笼上一层莹润光辉。 流光从颜色饱满深邃的天幕中倾泻而下,伸出手仿佛就能接到满满的一捧。

    在月色的映衬下,就连荒废许久的宇智波村落,似乎也多了几分“小清新”的味道,不再阴森可怖——虽然无论它是何种面貌,都不影响不速之客的到来。

    不过,身为“不速之客”的千渡却没有什么紧迫感。手指捻了捻微痒的耳垂,千渡回头看向市丸银,回应对方的提问:“我啊……”

    “嗯?”银等待千渡的回答,颜色浅淡的嘴唇在说完最末的音节之后,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有莹莹的月色流转其上。

    千渡的目光落在银的脸上,其实人偶的身躯再如何惟妙惟肖也终究是虚假的存在,但此刻千渡却觉得这副由他一手制作而成的义骸竟然有些陌生起来,那些隐藏在光与阴影中的细节变得生动,有了不为他所知的秘密。

    千渡与银的视线交汇到一处,在那双人工造物的眼瞳深处,看到了源自内里魂魄的光彩,千渡不禁走神了片刻。

    市丸银也在凝视着千渡,没有错过任何细微的变化。当千渡一直平静专注的眼神出现了片刻飘忽茫然的时候,银不由得压低了声音道:“千渡,在看什么?”

    他们两人此刻相距极近,几乎是一个缠绵的姿势,千渡闻言抬手圈住银的脖颈,轻声道:“银,有个问题……”

    “什么?”

    “你是不是把身上的机关拆掉了不少?”千渡的手沿着“市丸银”的后颈向下滑动了一段距离,却再没有方才几乎凝结的暧昧氛围。

    “……”

    银皱了皱脸,虽然人偶的五官有着天然的限制,但也足够清楚地表达出了“日了狗了”的内心情绪。

    “嘛,确实不该拆掉。”银退后几步从千渡的手掌下挪开,带着遗憾地叹了口气,“不然……”

    不然就可以让某人亲身体验一下了——虽然“拆掉”的目的本是为了避免在太过接近时误伤某人。

    “那需要我再给你安装回去吗?”千渡倚靠着背后的墙壁,仰头笑出了声,而望向天幕的眼睛却重归平静。

    不可否认,方才曾有一瞬的悸动,与今夜的月色无关,也与身旁之人的模样无关,真有点应了“情不知何所起”。

    然而,却并没有“一往而深”。

    千渡眼睫轻颤着,投下扇形的阴影遮住瞳孔深处的情绪,他沉默地思索了一阵,仍未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想法。

    千渡并没有情感能力方面的缺陷,但这些年来也确实不曾“爱”过。歪了歪头,千渡看向安静不语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的市丸银。

    银若有所察地看了过来,一贯的笑意中带着几分狡黠:“啊啦,千渡你看起来好像在苦恼着什么呢。”

    千渡眨了眨眼,同样微笑起来:“确实有一点小问题,但突然发现如果是与银有关的话,好像也不是那么令人为难了。”

    在千渡和市丸银之间,仿佛有着某种默契节奏,可以让彼此心照不宣游刃有余地一直进行下去,既可以认真,也无需考虑辜负。

    千渡想,这大概也是他们之间会滋生某些什么的原因。

    *

    “对了,关于你之前的问题。”在漫长的跑题之后,千渡还不忘回到最初的话题。

    千渡平静也是淡漠地道:“对于我而言,很多事情并不具备‘抗争’与‘破坏’的价值,它们是客观存在的,是一种现象一个过程,遇到问题解决问题而已,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所以,确实是有‘守护’喽?”银略略挑眉,千渡的答案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事实上银本以为千渡会更冷漠一些,但却意外地窥见一种温情。

    那是在虚圈和尸魂界时,都不曾见到的烛照千渡的某一面,即使是来到这个被成为“忍者世界”的地方,千渡一开始也没有表现出来,直到遇到那两个孩子……

    “所以你喜欢特别纯洁的存在?”银的指尖轻轻擦过嘴唇,硬木的质感令他分了分神,索性从人偶中脱离出来。

    月色从半透明的魂魄中穿过,让身着黑色衣服的银发少年几乎与月夜融为一体。千渡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地动了动,但他很快克制住伸手去抓住些什么的动作。

    “守护啊,”千渡想了想道,“不如说是‘呵护’吧,某些易碎的、脆弱又美好的存在,像是陈列架子上的珍品一般……不需要得到,只是欣赏着也会心情愉悦吧。”

    “……千渡,这种表达方式会不会有点扭曲?”银一脸认真地问道。

    离开了没有生命的人偶,银脸上的细微表情不再受到阻碍,千渡轻易地便抓到了那抹调侃的笑容。

    “所以啊,不在我的‘守护’范围之中的你,会不会感到安心呢?”

    “嘛,现在有中你是为了最后这句话,才特地这样说的……”银的手搭在腰侧的斩魄刀上,一点都不真情实感地道,“所以,有点伤心了~”

    “好吧好吧,‘会和你并肩走下去’,这样感觉好些了没?”千渡从背后的墙壁上直起身,听起来一点也不走心地对银说道。

    “只感觉到了‘男人之美’~”银意有所指地道。

    ——“男人之美在于说谎话说得白日见鬼”,正是在赶往木叶的途中偶然听到的一条段子,坐在牛车上的彪悍大娘如此对哭哭啼啼的小媳妇说着,以至于不巧同行的某些人多少产生了些无辜躺枪的感觉。

    口中闲扯着,两人却真的“并肩而行”起来——在宇智波的荒村中短暂地休整后,千渡的最终目的地是漩涡一族的纳面堂。

    之前不见身影的君麻吕在半途中悄然跟上,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有心地避开全部的“瞎眼”攻击。这时对千渡道:“这里还住着人。”

    不是疑问句,也不惊讶,只是单纯的陈述。

    “哦,小君你逛得还挺远……那是宇智波鼬的弟弟,佐助。”

    没想到君麻吕了然地点头:“我知道他,大蛇丸大人那里有他的信息。”

    千渡:“……”

    大蛇丸还真是一个意志品质坚定的boss啊,如此执着。

    “哎,活着不好么。”千渡摇了摇头,但并没有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未来的命运轨迹会如何发展,已然看不太清楚了,他更想将当下的事情做好。

    *

    漩涡一族的纳面堂位于木叶最边缘的地方,无人照看无人维护,唯有清澈的月色一视同仁地将已经破败的建筑温柔地笼罩。

    木叶的严防死守是为志村团藏准备的,对已然泯然于木叶历史的漩涡旧事并不太放在心上,或许,也是因为他们对这里一无所知。

    纳面堂无人维护的建筑门楣已然倾颓倒塌,挡住了大半入口。

    侧身穿过狭窄的缝隙,千渡来到了房屋之内,没有遇到任何的结界或者机关阻拦,迎接他的只有悬挂于墙壁之上的一幅幅凶煞狰狞的面具。

    “是哪个?”银也仰头看向那些蕴含着力量的面具,轻声嘀咕了一句,“在人类眼中死神就是这幅模样吗?”

    “幸好你们不长这样。”千渡随口接茬,视线在一排排面具上掠过,水门已经将“死神面具”描述给他听过,千渡很快找到了目标所在。

    取下面具,千渡看着落满灰尘的面具上的指印,沉默一瞬。鉴于这是一个忍术器具,千渡也不方便用风遁把灰吹走,谁知面具会对外界的查克拉产生什么反应。

    想了一想,千渡将面具放到了“君麻吕”手中,操作着丝线让人偶双手将面具捧在身前。

    君麻吕旁观到这一幕,无动于衷。银则顺势重回自己的“义骸”,有的事情,真的只能由自己来掌控呢。

    “然后?”银之前也没想到进入纳面堂会是如此简单。

    确认面具没有问题的千渡擦去手上的灰:“出村,毕竟不能指望木叶提供食宿不是。”

    “你的那些小朋友……”银问了一句。

    千渡摇摇头:“他们啊,置身事外毫无牵扯才是最好的。”

    不论是“守护”还是“呵护”,其实与当事人的关系都不大。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还在。没有天灾**,只是没有更新所以不好意思出现。

    一是现实生活里事情太多,只能有所取舍。

    二是毫无灵感,对着文档头脑一片空白——这是主要问题,不然即使时间紧迫,也是能更新的。

    谢谢片叶遮阳x3、临书、muwenmuwen、南无乔木z、霸道总裁的霸王票。谢谢大家,我非常的受之有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