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一些交易
    夜与昼的交替时分,月光淡去朝阳未出,晨光熹微像是模糊的雾,淹没行走其中的身影。穿行于森林之中,露水从叶片尖端坠落,仿佛一场微雨。

    水雾渗入暗色的斗篷,偶尔贴到皮肤之上,便能感受到细密的织物纹理中所裹挟的湿润的凉意。

    千渡抬手以指做梳,将湿漉漉的碎发扒回头顶。转头看了一眼造型凶恶的死神面具,在灰尘被洗去之后倒是透出一些只有在经年累月的沉淀之后才能形成的气韵,反倒显得古朴了许多。

    但尽管如此,它仍旧是一个强大而危险的存在。

    千渡左手的指尖在右手手背上抹了抹,拭去其实并不存在的水痕,而潮湿的感觉仍伴随左右。伸手探入衣内,千渡取出一枚戒指,查克拉注入其中,色泽黯淡的戒面泛起微微荧光。

    昏暗的环境下这一点光亮格外明显,走在一旁的市丸银随口问道:“那个谁…宇智波鼬的戒指修好了?”

    “谁知道,反正之前他是用乌鸦联系我的。哦,这次找的不是鼬。”

    捏着戒指太占手,千渡便将戒指套进食指,沾了水汽的指环同皮肤相摩擦,磕磕绊绊地才落到指根的位置。

    银从“聊天”角度出发,正要配合地问上一句“那这一次千渡你找谁”,答案却是先一步到来了。

    “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啊!!!”

    炸毛的吼声被戒指削弱到不剩十分之一,但仍能想象对面的起床气的盛况。

    千渡也没料到,下意识地将带着戒指的手伸出去一段距离:“……原来你的作息这么规律?那确实是我的问题了……”

    “哦,是那个叫做迪达拉的少年。”市丸银分辨了一下,将声音对号入座。而比起那个挺有活力的金发少年,银倒是对迪达拉的同伴印象更深刻一些。

    赤砂之蝎。银想了一下这个名字,在那场可以算得上“乌龙”的战斗之后,他们再没有什么交流,充其量只是“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这样的交集——银还是以魂魄状态出现的,因为“义骸”在战斗有所损坏,需要千渡修理。

    所以啊,很想再认真地交手一次看看呢。

    银下意识地抬手想要搭上神枪的刀柄,然而落了个空——人偶身上并没有这儿装备。

    那一边,千渡已经同迪达拉聊上了,迪达拉正在“后悔”:“我就不该和你交换联系方式,害得我还被旦那说了一顿没有警惕性。”

    不过迪达拉一直也不觉得这种“防人之心”的警惕有什么用处,如果真有人来惹事,直接杀掉就好了,何必先将别人预判成别有企图的坏人呢——明明自己这一方才是“危险分子”啊。

    千渡边走边聊着:“嗯,赤蝎说的对……”

    “喂!”

    迪达拉开始怀疑烛照千渡掐着这个时间找他是蝎授意的了,就为了让他体验一下“没有警惕”的后果。

    “嘛,毕竟在有求于人的时候,总要铺垫铺垫啊。”千渡笑道,“所以,其实我是来找赤蝎的。”

    迪达拉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瞪着手中的晓戒很想用个黏□□把它送上天——怒火燃烧的方向有点不对。

    “太吵了。”冷淡而不满的声音加入了这一通“远程对话”。

    千渡对着戒指打招呼道:“哟,赤蝎。”

    迪达拉则直接扭过头去,将瞪着戒指的眼神原封不动地搬到了蝎的脸上:“旦那,你俩是不是串通好了!”

    蝎皱了皱眉,制作精细的傀儡如实地反应了他此刻的心情:不佳。

    傀儡的身躯不需要饮食、不需要睡眠,只要查克拉能量存在就能永远的存在下去,听起来似乎很不错。然而实际上,那需要忍受与人类生理需求相背离的生活。不再享有睡眠的蝎在被搅扰了清晨这片刻宁静后,想要心平气和是不可能的。

    蝎直接从迪达拉手上撸下了晓戒,淡蓝色的查克拉线缠住张牙舞爪想要扑上来的迪达拉。蝎对着“青龙”戒指道:“你最好说些有意义的内容。”

    “我要和你决斗——”铿锵有力的声音不是从戒指里,而是从身旁传来的。

    被捆了好几道的迪达拉对蝎发出不服气的呐喊:“旦那,你这是趁我不备!!!”

    千渡倾听着那边的“热闹”,发自肺腑地感慨道:“你们两个,听起来很激烈的样子啊……”

    显然在蝎的评判标准中千渡说的正是典型的“没意义”,蝎也不废话,直接就要中断晓戒的联络。

    随着查克拉的收回,晓戒逐渐终止了联络功能,这使得传过来的句子显得模糊不清。

    “……我想要一具‘人傀儡’。”

    蝎重新将查克拉注入晓戒,却没有回应。

    “喂喂喂?这也有信号不好的说法吗?”千渡那边将戒指凑近眼前看了看,又对那边道,“诚信交易,单纯买卖,你意下如何呢?”

    “哼……我没有兴趣。”蝎冷冷地道,“以及是什么让你产生我们之间会有合作的错误认知?”

    “明明是金钱交易。”千渡纠正蝎的说法,“不过你没兴趣就算了,我自己凑合凑合也能制作出来的。”

    “就凭你的水平?”蝎不屑地道,“真是异想天开呢。”

    “一边拒绝我,一边打击我。”千渡叹了口气,“没法愉快地玩耍了。”

    “你在把我当做迪达拉?”蝎的声音又冷了两度,充斥着危险的杀气。

    自然这一句话换来了戒指两端的齐声“抗议”,不过一个是认真的,而另一个则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

    最终蝎接下了这一笔交易,同意为千渡制作一副“人傀儡”,而“原材料”则需要千渡自己提供。

    “旦那,你来真的?”

    从查克拉线中脱身的迪达拉重新将戒指戴回手上,对蝎道:“真要给烛照千渡制作傀儡?”

    蝎没有理会迪达拉的追问,会同意这样一桩“交易”自然不是他的常态,而蝎却做出了决定,自然也有他的用意所在。

    另一端,千渡一行人也即将走出这片水雾朦胧的森林,在途中千渡对方才一直保持沉默的银和君麻吕解释道:“‘人傀儡’就是以真正的人类制作而成的傀儡,因为涉及道德伦理的部分,也是禁术的一种,而当今也只有砂隐的傀儡流派会这种秘术了。”

    “千渡你真的不会?”银的重点在这里。

    千渡组织了一下言语,解释道:“也不能说我‘不会’,但经由我的手制作出的就不是傀儡了,用途和特点也不一样。在解除尸鬼封尽方面,使用‘人傀儡’会更方便快捷一点。”

    “‘尸鬼封尽·解’说简单也简单,只要戴上死神面具,凝聚起相对庞大的查克拉能量,就能召唤出死神,并让它附身到召唤之人的身上。之后以刀破开死神的腹部——同时也是被附体之人的,曾经被封印的灵魂便能够脱身而出,得到解放。某种程度上这依旧是以命换命的术法,但也有漏洞可以利用,所以需要一副更接近‘人类’的身体来作为道具。”

    千渡不疾不徐地解说着,就像是启动了新一组的科研课题。

    这时天光渐渐明朗,温暖的阳光自地平线后升起,为所到之处镀上一层柔软的金色。然而背对东方而行的千渡一行人,却仍旧是一身冷清。

    *

    日向宁次缓缓睁开眼睛,新的一天已然到来。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淡金色的阳光落满一室。宁次没有忘记今天需要前往本家,进行此前的家族任务的汇报与总结。

    有条不紊地将个人事务整理完毕,宁次道别父母走出了家门。或许是这个清晨的景致格外美好,即使是走在前往本家的路上,宁次的心情也算得上平静。

    大门在宁次身后闭合,也挡住了日向夫妇的神情与低语。日向夫人语带担忧地道:“昨夜……宁次这孩子……”

    昨夜那反复响起的,搅和了木叶全村半宿的警报,他们自然也察觉到了。而令日向夫人担忧的是,那个时候宁次并不在木叶村内。

    日向日差微微摇了摇头道:“放心,这件事知道的人本就不多,宁次也不会被牵扯到漩涡之中。”

    “但是……”日向夫人在意的不是这点,“宁次就这样去了本家,我总担心他……”

    “有的事情就只能靠宁次自己了,即使是你我也无法插手干预。”日差语带叹息。

    *

    宁次也来过本家许多次了,无需旁人带路就找到了对应的会议室,不等进入就听到屋内传来不满的抱怨:“昨天半夜在闹腾什么啊,好容易结束任务赶回来,却一点也没有休息好。”

    大家到的都很早,毕竟不能让位高的长辈们等待他们。而此时四下也没有外人,早到的少年们不禁“放肆”了一点。

    “咳。”另一个更沉稳的声音警告似的干咳了一声,是任务小组的组长。

    虽然在回到木叶之后这支临时组建的任务小组已经解散,而他自己的责任也履行完毕,但更年长些的青年还是会看顾比他年幼的弟弟们。

    “哎呀,又没有别人……”先前抱怨的少年嘟囔了一句,再看到宁次时声音顿了一顿,但也没有刻意的回避提防。

    宁次寻了位置坐下,姿态端正安静无声,看起来与平时的任何一天都没什么不同。屋内的另外几个少年,有不以为意的,也有多看几眼的。

    宁次并未在意那些眼神——或者说,表面看起来一如平常的少年,此刻其实是有些走神的。

    昨夜所发生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多少都有些不真实,宁次重新回顾他的全部行为,暗自皱了皱眉头。简直太冲动了!

    得感谢烛照千渡,用那种不容置疑理所应当的态度让他和鸣人完全地置身事外。

    ——你和我是不一样的,你也不该走上这样一条道路。

    宁次回想起千渡的那一句话。

    促使你做出抉择的,不该是不甘,也不该是愤怒。你需要心平气和地,正视内心地踏上前行的道路。

    你是这样吗?

    宁次记得自己这样问道。

    “当然啊,不然你以为呢?”银发少年的笑意直达眼底,“没有被迫无奈,没有委曲求全,也许在你看来它是危险的,但我……”

    确实是愉快的。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片叶遮阳、秋秋、南无乔木z的霸王票,非常感谢!作者特别不好意思,感觉很对不起看文的大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