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四章:逼到绝境
    白若熙紧张不已,埋头吃东西,很是心虚道:“没有。”老太爷认真地问:“你觉得唐立德这个男人如何?你大嫂之前跟我提过,她公司的总监唐立德很喜欢你,家庭条件还不错,你要不要考虑考虑?”白若熙缓缓放下筷子,深呼吸一口气,听到这个名字都想吐。大嫂并不是那么八卦多事的女人,竟然会跟爷爷说这种事情还想做媒,看来是害怕她抢了尹蕊的老公呢。白若熙还没有说话,老太爷接着说:“下周,家里有一个宴会,是庆祝我们乔氏企业百年庆典。到时候唐立德会出席,你们……”“爷爷。”白若熙立刻打断老太爷的话,态度坚定地说:“我不会考虑唐立德的,也不需要大嫂为我牵红线。”老太也温和的目光变得锐利,缓缓放下手中的筷子,满脸皱纹却掩盖不了他严厉的神色。他硬朗的身体坐得笔直,淡淡的开口说:“这里也没别人,就我和你,直接告诉爷爷,你的想法。”“爷爷,我没有什么想法。”白若熙握拳,把手放在桌子下面。乔老太爷露出淡淡的浅笑,冷静的语气没有半点波澜:“小熙啊,有些事情要尽早解决,很多时候不能任意妄为,属于你的东西才能拿,不属于你的东西,尽早换给别人。”听到这话,白若熙的心脏漏了节拍,跳到嗓子眼里,紧张地掐住衣服的一边角,用力拧着。呼吸乱了,害怕得手心出汗。老太爷太冷静了,导致她不敢相信他说的话到底指的是什么。老太爷看出白若熙的紧张,露出淡淡的浅笑,“爷爷虽然老了,哪里都去不了,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瞒不过我的眼。”“爷爷……我……”白若熙紧张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欲言又止。乔老太爷笑了笑,语气温和,目光锐利而清明,像一眼看透她似的,平静道:“爷爷知道你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什么事情都不用爷爷操心,我相信这一次你也能处理好,不会让爷爷失望的,对吧?”白若熙垂眸,愧疚得不敢直视他。让她没有想到,乔老太爷会如此平静,这种平静甚至让人觉得可怕。事件到现在为止,知道她和乔玄硕结婚的人,除了尹蕊之外,就剩乔玄硕军区里的人了。她不知道乔老太爷是如何知道的。不管如何知道,乔老太爷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她和乔玄硕是不可能的,即便不是她哥,就凭她身份也根本配不上乔玄硕。白若熙缓缓站起来,低着头呢喃:“我明白了,爷爷。”“明白就好。”乔老太爷露出淡淡的笑意,目光高深莫测。“我先回去,下次再过来陪爷爷。”“好,回去吧。要记住爷爷的话,有些事情不能拖。”“我明白。”白若熙说完,对着乔老太爷微微弯腰,然后转身离开。她不知道沉重的脚步是如何拖回南苑的,只知道心乱如麻,还闷痛得难受,感觉透不过气。现在连爷爷都知道了,她妈妈也怀疑了,事件很快就要遮掩不住。她没有得选择。白若熙混混沌沌的上了楼梯,走到乔玄硕的房门前,不假思索地敲门。片刻,门开了。乔玄硕穿着一身浅灰色休闲外套。他气宇轩昂,绝代风华,无论穿什么衣服都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每次见到他,白若熙都会心跳加速,一时间把想说的话卡在喉咙了,带着水雾的眼眸凝望着他。乔玄硕单手插袋,一脸淡然,语气平和:“什么事?”白若熙反应过来,直接脱口而出:“三哥,爷爷好像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嗯。”乔玄硕不慌不忙地应声,很是淡定。白若熙反倒紧张得双手握拳,哀求道:“不能再拖了,我求你,趁现在事件还有得挽回的地步,我们把事情解决了吧。”乔玄硕眸色沉了沉,眉宇间皱成团,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他沉默不语,转身进入房间,选择不理睬。白若熙连忙跟进去,放手甩上房门,追在他后面,无比烦恼地呢喃:“再不解决,后果不堪设想的,趁现在我们还有回头的余地……”乔玄硕站在阳台的窗前,双手插袋看着外面的景物,落寞的背影渗透着压迫人心的寒气,一字一句:“我并不觉得后果有多糟糕。”白若熙握拳,咬着下唇忍了忍,怒斥:“你非得要把我逼到绝境吗?”乔玄硕也怒不可遏,转身冲她吼了一句:“想离婚,除非我死。”语音刚落,他怒得通红的眼眸对视上白若熙水雾朦胧的眼,那一刻,他心隐隐扯着痛。她每一次喊着要离婚,都像用刀子往他心脏划过,痛得无法承受,可即便再痛再苦,他都咬着牙坚持。可看到她的泪,那份坚定就动摇了。他不忍心伤害她,不忍心看她落泪。乔玄硕指尖微微颤抖,跳动的手腕动脉在疼痛,握紧铁拳,铁了心般冷冷清清的接着说:“不要在我面前掉眼泪,那些廉价的泪对我来说没用,做我乔玄硕的老婆你不会是绝境,等着你的是荣华富贵,是至高无上的权利,别的女人做梦都得不到的东西。”廉价的眼泪?白若熙被这一句话狠狠的刺伤,立刻抹掉脸颊上的泪,该死的她就不应该让泪水流出来,她就不应该让他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吸着鼻子,白若熙仰高头,试图让泪水往肚子里流,哽咽的声音绝冷道:“我不稀罕你的富贵,更加不在乎你的权利,你这是要毁掉我的一切。”“我毁你什么?”乔玄硕突然用力握住她的双肩,力道之重,恨不得握碎她的骨头,冷冽的眼眶泛红而湿润,脖颈的青筋暴露,怒气盛然。白若熙像被控制的傀儡娃娃,雾气模糊了视线,肩膀被握地生疼生疼的,这个男人周身散发的冰冷气场笼罩着她。他危险得像个失控的猛兽。她恐惧,她彷徨,无助地哽咽着,欲要哭出来:“因为白珊珊,我父亲已经不认我了。如果我不跟你离婚,我连最后的亲人都会失去的,妈妈不会再认我这个女儿,乔家所有人都会唾弃我,我的朋友离我而去,我将会一无所有。”乔玄硕看着白若熙眼眶的泪珠缓缓流出来,滴落再下巴处,他心也跟着滴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