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九章:为什么称呼你少夫人?
    乔玄硕在白若熙的头顶上温柔地吻了一下。压抑着疯狂的想法,轻轻的地抱住住她的肩膀,另一边手搂住她的腰部,轻轻调整她的位置。他动作温柔轻盈,抱着她从沙发上起来,走向大床。他用脚踢开铺在床上的被子,轻轻地将已经熟睡的白若熙放到床上,伸手摸了摸她的衣服袋子,从里面把手机拿出来放到桌面上,把她的鞋子和袜子脱了,为她盖上被。把她放好后,他把床头灯开着,把房明亮的灯关掉,柔和暖黄的灯光更合适睡眠。乔玄硕从另一边上去,掀开被子侧躺下来,他用手托着头,静静地凝望着她。两人之间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暖黄的光线很暗沉,但不影响她娇俏甜美的睡容,五官精致而淡雅,她身上总是透着一丝丝柔弱和娇羞,一丝丝坚强和勇敢,一丝丝可爱和俏皮。他不知道自己爱上这个女人哪一点,就是莫名其妙的从小喜欢上她。她睡得香甜,沉稳。时间停止,定格在她脸上的眼神变得游离,时光倒流回到过去。记忆中,他母亲的样子已经模糊,唯一记得她是个很温柔很善良的女人,抱住他的怀抱很软很香,他十分依恋那个怀抱。母亲给他带上一条项链,笑着说:“等我们小硕长大了,要把这个项链送给自己的妻子,不能随意给别人看,知道吗?”“妈妈,这是什么?”“它叫永恒,是一件无价之宝,是的历史和价值很不一般,是妈妈的祖母的祖先留下来的,它有一段很感人的爱情故事,拥有它的人,一定会幸福的。”“那妈妈留起来,妈妈要幸福。”“小硕,妈妈可能陪不了你,妈妈要离开,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妈妈要去哪里?”“妈妈……”-清晨。晨曦暖和,阳光洋洋洒洒落在阳台上,整个房间都光亮透气。单调灰色的大床上,一道纤瘦的身躯侧身躺在乔玄硕的胸膛上,半边身体压得密不透风。时间踏在七点三十五分。乔玄硕早已醒来,静静地躺着,让怀抱中的女子继续睡。望着天花板,他眼神变得沉淡,心像掉进了深不见底的黑洞里,沉重得往下坠。已经很多年没有梦见他母亲了,心里隐隐痛着。跟他父亲离婚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凭借他的力量也查不到的人,像从这个地球突然消失,没有死讯,没有踪迹,没有任何一丝线索。“三哥……”一道轻盈的声音传来,把陷入沉思的乔玄硕拉了回来。白若熙已经从他怀里起来,紧张地用双手梳理凌乱的发丝,盘腿坐在床上,眼神变得羞涩,脸蛋微微泛红。“不多睡会吗?”乔玄硕用腰力直接坐起来,温和的目光盯着她的脸蛋,温声细语喃喃:“还很早呢。”“不了,我还要出去。”白若熙尴尬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完整无缺才安了些心思。“上班?”“嗯。”白若熙点头,不敢跟他说自己报考的事情。乔玄硕静静地看着她惺忪的脸蛋,还有些起床气,慵懒中带着优雅,能看着她从自己身边起床的感觉真的很好。白若熙被男人炙热的目光看得不太自在,尴尬的看了看他,别开眼又说:“你昨晚怎么不叫醒我?”“睡你老公的床是很正常的事,你无需介怀。”乔玄硕一本正经。你老公三个字让白若熙脸蛋更加通红,依然无法适应这个身份。做了她半辈子的三哥,突变成老公,很唐突,她总是觉得尴尬。白若熙掀开被子下床,背对着他说:“三哥,我先回房了。”“若熙。”“嗯?”白若熙立刻应答,转身看着他。乔玄硕下了床,双手兜着休闲裤的袋子,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双眼,神色淡然却异常温和,缓缓道:“你什么时候想充电都可以来找我。”“……”白若熙愣了,脸颊刷的一下,绯红一片,抿唇浅笑着点头,羞涩的眼眸垂了垂,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她转身离开。回到自己房间洗漱,白若熙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脸蛋绯红,眼里的幸福感洋溢着。以前总是为别人而活,她现在觉得自己也应该争取一下,不要在乎别人的感受,争取属于自己的幸福,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洗漱过后,白若熙换上运动装,背着背包出门。心情欢愉,脚步也变得轻盈。下了楼梯,客厅里坐着她母亲和养父两人。她刚想过去打招呼,秋姨从门口进来,还领着一个男人。而这个熟悉的身影让她一怔。星辰见到白若熙,跟他主人一样冷冰冰的脸变得严肃,在她面前肃立,打招呼;“少夫人,早上好。”白若熙吓得脸色骤变,而安晓和乔一川以为听错了什么,连忙歪头看向星辰。安晓脸色骤变,眼神变得清冷愤怒,乔一川倒是慢半拍的笑道:“原来是我们玄硕的副官啊,那个是玄硕的妹妹,你叫错了。”星辰愣了愣,知道弄成麻烦来了,还是毕恭毕敬地道:“抱歉。”“有公事吗?”乔一川问。“是的。”星辰一板一眼,没有半点笑容。乔一川露出的笑容也慢慢变得僵硬,连忙指着秋姨说:“赶紧带副官上去找玄硕,这公事不能耽误的。”秋姨做出请的动作,“请这边。”星辰最终还是沉默着跟白若熙鞠躬道别,不敢再说话。白若熙尴尬得不知所措。星辰跟着秋姨上楼,白若熙也不敢去吃早餐了,诺诺的走向门口。“你站住。”安晓怒斥一句,声音的穿透力可以把耳膜戳破。白若熙一怔,脚步戛然而止。她僵硬的身体长得笔直,一动不动的。“你过来这么坐着,我有事要问你。”安晓站起来,微微喘着气,精明的她早已察觉不对劲。白若熙深呼吸着气,冷静地看向安晓,声音轻盈平淡:“妈,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吧。”“什么急事都先放一边,你给我解释一下刚刚那个副官为什么称呼你少夫人?”安晓的话让本来还懵懂的乔一川更是吃惊,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对劲,也很是紧张看向白若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