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十八章:活该
    白若熙重重地叉起一个小笼包,递到他嘴边,咬着牙却故作温柔喃喃道:“三哥,我喂你就行,你一只手不方便。”乔玄硕俊眉轻轻蹙了蹙,眼眸的余光瞟向尹蕊,又看看白若熙,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这个小妮子难不成在做戏给尹蕊看?他张口。白若熙温柔地喂食,脸上是无比温柔的笑容。“好吃吗?”白若熙问。乔玄硕没有作声,味道的确很正宗,但他故意不说话。“到底好不好吃吗?”白若熙撒娇地问。乔玄硕看出她的小心机,他也不是第一次领教,但还是很配合她,温声细语说:“只要是你买的,都好吃。”顿时。尹蕊被气得脸黑了。而白若熙把她当成透明的,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地跟乔玄硕秀恩爱。尹蕊怒火中烧,拿起保温瓶,二话不说直接转身离开。“砰。”病房门关上的那一刻,白若熙喂食的手顿了顿,停了下来,假装微笑的脸也僵硬了。整个人陷入了低落的沉思当中。想不到她白若熙也有这么一天,连最后一个朋友都不想要了,不稀罕了。虽然尹蕊不再值得她珍惜,但依旧感到伤心难过,曾经对她来说,友情是她人生不可缺失的一部分。乔玄硕看着她发呆的眼眸,缓缓拿过她手中的叉子,叉起小笼包,放到嘴巴里,边嚼边轻声问:“当初为了她,死赖着要跟我离婚,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狠心,不怕她看到伤心难过?”白若熙回了神,手依然托着盘子,但忽略了他的问题,喃喃问道:“是真的好吃吗?”“你没吃?”乔玄硕挑眉。白若初摇摇头,眼眸垂下盯着小笼包,肚子已经饿扁了,“还没呢。”乔玄硕立刻戳着一个小笼包递到她嘴边,“试试。”白若熙毫不迟疑,张开嘴咬下。乔玄硕看着她细嚼慢咽的动作,嘴角露出淡淡地弧度,温柔的问:“是不是没骗你?”“嗯嗯,很好吃,又便宜又好吃。”“不是贵的东西才好吃。”乔玄硕又戳着小笼包往她嘴巴送。看她吃得那么的香,他都不觉得饿,也不舍得吃,只吃了前面两个,后面的全喂了白若熙。“三哥,你为什么不吃?”“饱了。”乔玄硕把最后一个戳起,递到白若熙嘴边。白若熙也毫不客气地吃掉,咸包子的味道吃出甜甜的感觉。本来就是她来照顾这个半边手快要残废的男人,倒过来还要他喂。心里很过意不去。早餐吃完。白若熙端着空盘进洗手间清洗,出来的时候,护士已经送来点滴要给他打针。乔玄硕非常配合地靠在床头上。护士小姐温柔的动作很轻盈,也很缓慢,简单的工序变得繁琐,消毒药水擦了三遍还没有扎针,轻声喃喃道:“乔先生,你还没结婚吧?”“……”乔玄硕沉默着,白若熙轻轻蹙起眉头,放碟子都动作顿了。小护士:“这些天都看不到有人在这里照顾你,你需不需要请个专业的护工?”乔玄硕缓缓睁开眼,迷离的深邃盯着小护士炙热的双眼,发现那明显的仰慕之情表露得淋漓尽致。“什么护工?”乔玄硕淡淡的问。小护士含羞地呢喃:“我明天开始休假,很长一段时间不用上班,医院允许我们护士回来做兼职,我可以做您的24小时看护。”乔玄硕露出似笑非笑的弧度,余光瞟到白若熙呆着,愣着,一动不动的背影很僵硬。他便挑趣地开口:“需要多少钱?”小护士激动:“多少钱都没有关系的。”白若熙微微握成了拳头,很重地把碟子放到消毒柜里,“砰”的一声甩上门。小护士一颗心都在乔玄硕身上,并没有在于房间内还有一个不起眼的白若熙,很是激动地问:“乔先生,你是不是要请我,我是护理专业的,有五年的护士经验,我……”白若熙转身看着小护士,语气酸酸的开口:“他已经有一个免费护工了。”小护士和乔玄硕歪头看向白若熙,小护士眸色沉了,蹙眉看着她。乔玄硕冷静的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高深莫测地凝望着她酸溜溜地脸蛋。很是出奇,他还能看到白若熙吃醋的一面。小护士上下打理着白若熙,脸色愈发僵硬。白若熙虽然打扮简单朴素,但那张倾城般娇媚的俏容,是个女人见了都难免心生妒忌。小护士:“乔先生,你刚请的护工吗?”乔玄硕凝望着白若熙的目光变得温柔,温润磁性的嗓音十分好听:“她是我免费的护工。”护士在口罩下的嘴巴嘟了嘟,生气地一针扎进乔玄硕的血管里。毫无预警刺痛感袭击而来,乔玄硕倒抽一口气,浓眉紧蹙。白若熙看着护士报复性的扎针,感觉自己的皮肤都发麻,挤了挤眉头,为乔玄硕感觉到疼痛。小护士又快速拔出针头,语气冰冷:“抱歉,扎不中血管,重来。”乔玄硕深呼吸一口气,忍了。他血管那么粗,扎筷子都行,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针头?此刻不由得感慨,唯女子和小人不可得罪也。扎完针,护士推着工具车出门,白若熙跟在她后面,把门轻轻关上,回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乔玄硕抬起手腕看血管上的针口,他应该在数自己到底被扎了几针。白若熙心里嘀咕:活该。暖阳洋洋洒洒散落在阳台上,整个病房明亮暖和,白若熙走到病床边,轻声问:“三哥,你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乔玄硕挑眉看向白若熙,语气暖暖:“什么都不用做,在这里呆着。”白若熙拉来椅子坐下,从衣袋拿出手机,低头看娱乐新闻。白若熙安静地玩手机后,乔玄硕就躺下床休息。几天来他都没有好好休息,伤口感染让他身体越来越差。此刻因为有她在。很快,乔玄硕进入了沉睡中。点滴打完后,换了另外一个护士过来取针,而期间也量了体温,护士的话让白若熙紧张不已。“低烧未退,密切留意体温,两小时监察一次,如果高烧赶紧通知医生。”乔玄硕因为对她心心念念,昨天晚上彻夜未眠,现在好不容易能睡得香甜,结果白若熙每隔一个小时就扯开他衣服拿体温计塞入他胳肢窝里,弄得他没办法好眠。开始还一个小时,后面直接半个小时一次。困意折磨,还被白若熙折腾,乔玄硕心烦气躁地睁开眼,刚好听到卫生间的门关上的声音。他刚想起来抗议,那个小妮子就上厕所了?他拔出体温计,在床头柜上倒来一杯热水,把体温计塞了进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