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三个痴情种
    283乔玄硕把手机放入裤袋,转身走入房间。陈静正在从衣柜里面拿出衣服,紧张的叠着放进皮箱,脸上还布满泪痕。见乔玄硕打电话进来,陈静急忙说:“玄硕,妈跟你一起去小熙家里住,我们一起去照顾小熙,但是你不能把我放在这里,我你不再这里,我也不想呆,我……”乔玄硕扯住陈静的手腕,把她拉着坐到床上。“妈,别忙了,若熙刚刚打电话过来,拒绝我过去了。”陈静愣了,心情平复下来,问道:“如果你担心小熙的身体,那你把她接过来住吧,我们这里挺大的,还有佣人,她……”“她以什么身份过来?”乔玄硕反问。陈静顿时语塞。她诺诺的看着乔玄硕,心里很是矛盾,听到儿子说白若熙生病了,她很担心,也很牵挂,听到儿子说要去照顾白若熙,她惶恐不安。她可以接受白若熙这个人,可接受不了她的身份,不希望白若熙跟自己儿子有实质上的关系。乔玄硕不在乔家,她肯定是不敢呆下去的。这里对她来说犹如地狱,而那个魔鬼就住在旁边,她会害怕。沉默了好片刻,陈静弱弱的开口,回应乔玄硕的问题:“客人的身份,你看尹蕊也是客人的身份住进来,小熙她也可以。”“若熙不可以再住进这里来,太危险。”乔玄硕脸色清冷沉重,语气严肃。陈静握住乔玄硕的手腕,紧张的喃喃:“小硕,你是不是还想跟若熙复婚?你是不是还想跟她……”乔玄硕烦躁地站起来,一说到这个问题,他便痛苦不已,五指划过头上的短发,转身走向阳台。因为白若熙,他放过了安晓和乔一霍,因为白若熙,他将这段仇恨压抑在心底,他觉得对不起母亲,对不起这个家,他不能再因为白若熙而伤害受罪多年的母亲。陈静看着他落寞的背影,烦恼的气场笼罩在他周身,说不出口的难过,说不出口的悲凉。两人都沉默着一言不发。空气像是凝固,各有所思。在阳台外面静静的站了很久,乔玄硕才回到房间,淡淡的说:“妈,早点休息,我先回房了。”“嗯。”陈静应答一声,凝望着他暗淡的神色,目送他的背影离开房间。这天晚上,陈静想了很多很多,想到自己的自私,想到儿子的幸福,她痛苦不已。她一晚上都辗转难眠。尹蕊住进来后,陈静觉得非要被烦透了。她晨运的时候,尹蕊跟着,各种厚脸皮加体贴入微的靠近。她看书的时候,尹蕊也跟着坐在她身边陪她看书,即便她不爱理睬,她也能找到各种问题引起她的注意。给她买化妆品,奢侈品,珠宝首饰,山珍海味。给她做按摩,给她端茶递水。陈静的好脾气算是被尹蕊的厚脸皮折磨的快要疯掉。陈静素质好,没有说难听的话或者做过分的事情去拒绝尹蕊,但尹蕊却脸皮厚出新境界。陈静觉得尹蕊住进来不是陪她姐姐,跟不是去讨好乔玄硕,反而一心一意放到了她的身上。这让陈静烦不胜烦。一周过去。尹蕊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陈静刚从楼上下来,尹蕊就冲着她喊:“阿姨,我顿了燕窝给你,是我妈妈从国外带回来的极品燕窝,你下来试试吧。”“谢谢。”陈静淡淡的应答她一声,脸色平冷,走下来。这是,大门推开。乔玄彬牵着尹音的手,带着一个男孩子进来,一家其乐融融的气氛。陈静走到楼梯口,第一次见到这个男孩,她脸色瞬间沉下来。乔玄彬拉着男孩说道:“洋洋,叫奶奶。”男孩礼貌的对着陈静喊:“奶奶好。”“嗯,你好。”陈静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孩子,再抬头看向尹音和乔玄彬。尹音笑容温和,“妈,中午好。”陈静看着尹音,眼神变得清冷,脸上露着礼貌而僵硬的浅笑,幽幽的语气很是平静的说:“洋洋长得一点都不像他爸爸,倒是挺像你二叔的。”尹音脸色顿时一沉,眸色瞬间变得锋利,紧紧对视着陈静。陈静波澜不惊的看着她,露着高深莫测的浅笑。乔玄彬听到母亲的话,心微微一怔,愣住了。他知道洋洋不是自己的儿子,但也选择相信了尹音,孩子不是他们两人的,尹音没有出轨。所以,此刻的话是那样的刺耳。乔玄彬脸色愈发难看,陈静走向男孩,蹲下双手扶着他的肩膀,温和的问道:“洋洋几岁了?”“七岁。”“是在外婆家住对吧?”“嗯嗯。”洋洋点头。陈静摸摸他的头,自言自语的呢喃一句:“真的是越看越像二叔。”尹音气恼的怒问一句:“妈,你这是什么意思?”陈静站起来,态度温和,不慌不忙:“就是你听到的这层意思。”“你……”尹音咬牙切齿,猛地握拳,危险而冷冽的气场极度飙。五官也变得狰狞,恨不得撕碎陈静似的愤恨。陈静依然平静的看着她,淡定从容。尹蕊感觉不对劲,立刻上前缓解气氛:“姐,你带洋洋去房间换件衣服吧,我给阿姨炖了燕窝,你等会一起下楼吃。”尹音气得心脏起伏,但尹蕊的声音把她的理智拉回来,咬着下唇,一把抱起洋洋,走向楼梯。乔玄彬态度也冷了几分,缓缓道:“妈,你刚刚的话有点过分了。”“过分?”陈静脸色沉了,很是失望的看向乔玄彬,她已经这样提示了,他还分不清是非对错?陈静此刻只是恨铁不成钢,三个儿子都让她操碎了心。碍于乔一霍握住她的把柄,她不敢光明正大的戳穿尹音和乔一霍的奸情,看着大儿子戴绿帽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大儿子宁愿堕落,自欺欺人也要相信尹音。二儿子和三儿子却喜欢着小三的女儿,两兄弟还在私底下暗波汹涌。陈静没有办法理解,她前夫乔一川这么滥情的男人,为何会生出三个痴情种。陈静气恼的放话:“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你的事情,我以后都不管了。”说完,她转身走向楼梯。尹蕊急忙上前,一把拉住陈静的手腕:“阿姨,你别生气了,我们一起吃燕窝吧,美容养颜。”陈静抽出手腕,毫不留情面的冷冷道:“尹二小姐,虽然你家很有钱,但你年纪轻轻每天游手好闲,不觉得像寄生虫吗?”尹蕊脸色瞬间暗沉下来,惊愕地愣着一动不动,难看到了极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