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四章:不知道是最好的结果
    乔家别墅。

    他日辉煌繁荣的乔家,现在落得孤零落魄,几乎人去楼空。

    南苑只剩下乔玄浩在居住,北苑只有乔笑笑兄妹,发生几单命案之后,消息传开了,连佣人都难请。

    时间久了,乔家别墅被誉为死亡之苑,慢慢的被附近的居民和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媒体传播。

    甚至有人给乔家别墅编造一个很恐怖的传说,是一个受了诅咒的家族。

    即便这样,依然有人不会放弃这里。因为这里是她的家,是她一辈子居住的地方。

    那就是乔笑笑。

    深思熟虑过后乔笑笑最终还是联系上了白若熙。

    把那些从医院回来第二天,乔笑笑便上门。

    因为怀孕在身,而且不能太过操劳和激动。

    乔笑笑上门的时候,白若熙就半躺在沙发上,没有出去迎接。

    佣人带着乔笑笑进门,乔笑笑远远的见到白若熙在沙发上半躺着假寐。

    她走过去后,白若熙睁开眼睛,依然是慵懒的躺着,乔笑笑,你找我有什么事?

    因为两人很熟悉,而且之前有过交集,白若熙也明白到乔笑笑是怎么样一个人。她便没有客气的意思,也早想到乔笑笑一定会上门找她。

    乔笑笑就站在沙发边上,一动不动的看着白若熙,她目光幽深,神色黯然。

    好片刻才说道,语气中带着不悦,你生病了吗?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还是……不屑理我一个需要求你的仇人?

    白若熙不慌不忙的说道,我从来没有把你当过仇人,我现在只是想能尽量躺着就躺着,其实我躺着也很累,腰酸背痛的,但我还是觉得躺着比坐着要好点。

    乔笑笑眉头紧皱。

    白若熙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坐吧,坐下来谈吧。

    你怎么啦?乔笑笑还是疑惑的问。

    还要去好好摸上了肚子,很是慈爱的一脸幸福的挤着微笑,我有小产迹象,别想建议我多躺着休息养胎。

    乔笑笑惊愕不已,你怀孕啦?

    白若熙抿唇笑着点头,眼神先流露着无比慈爱的母性光芒,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美丽。

    乔笑笑看到此刻的白若熙,心里很是感慨。

    不用问她都知道白若熙现在很幸福。

    突然有那么一刻很少感慨,喃喃道,恭喜你。

    如果换成以前,她会高兴坏的。白若熙怀孕了就不会再有任何机会留给乔玄浩,现在她竟然高兴不起来了,心如止水。

    谢谢。白若熙笑着回答。

    白若熙看着乔笑笑发愣的表情,她还是疑惑的问,你怎么啦?一直站着,不是找我有事吗?

    乔笑笑突然反应过来,下一秒立刻跪下去地面。

    见到乔笑笑下跪的那一瞬间,白若熙蒙了,不由得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撑着从沙发坐起来,很紧张的看着乔笑笑。

    你怎么下跪了,你快起来。

    乔笑笑跪下之后,很是诚恳的认真的说:白若熙,我为年少无知而欺负过你的事情给您下跪。我为跟争二哥的宠爱和伤害过你下跪,我为从小看不起你,说过做过一些让你不开心事情而下跪。

    你快起来,我从来没有怪过你,虽然我以前也不喜欢你,但不至于把你当成仇人。而且你是乔玄硕的堂妹妹,也就是我的亲人,一家人哪有…

    白若熙的话没有说完,乔笑笑立刻打断,我们是一家呀,我今天过来就是想求你们,看在一家人的份上把我爸爸给放出来。

    白若熙终于知道什么一回事了,心情很是郁闷,很是为难。

    她缓缓回头看向了书房,曾经此刻就在书房看书。

    乔笑笑越发觉得委屈,哽咽着声音哀求道,我知道三哥最爱的是你,他一定会听你的,求你让三哥把我爸爸给放了吧,求求你。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白若熙假装糊涂,笑笑,你先起来再说,你爸爸是在精神病院,不是在三哥的监区里,你过来求我也没用啊。

    乔笑笑苦涩不已,眼眶泛泪,我都知道,如果不是三哥,谁有那么大的权力和能力把我爸关进精神病院呢?

    ……

    若熙,求求你,他就是可怜我,无亲无顾的只剩下我爸爸一个人了,他不能有事,帮我跟三哥求求情可不可以。乔笑笑越说眼泪越急。

    看着他她悲痛欲绝的哭着跪着哀求着,白若熙心有不忍。

    她在沙发上,不敢去扶她,便大声喊冲厨房了一句:阿姨您过来,把乔小姐扶起来。

    书房的半掩的门打开了一点,陈静透过缝隙看出来客厅。

    厨房的阿姨也急忙赶来,乔笑笑扶起来。

    白若熙被弄得很是为难。

    她很感慨的说道,对不起笑笑,对此我无能为力,我帮不到你。

    你可以的你,你一定可以,三哥一定很听你的话。

    这并不是听不听话的问题,其实你很了解乔玄硕,你们一起长大,彼此了解,他是怎么一个人你应该清楚的,你爸爸被关不是没有理由,现在对他来说是最轻的惩罚了。

    爸爸到底犯了什么罪?

    可我不能说,我也不太清楚。

    你都说不出个理由来,你让我怎么相信?

    这……你可以去问你三哥。

    他不告诉我。

    那他可能是为你着想,不知道比知道要好,不知道反而没有那么痛苦。

    乔笑笑很是讽刺的冷笑着。

    我真的帮不了你,你也不要在这里给我下跪了。也不要追问你爸爸到底犯了什么罪,让他在你心里保留最后一点美好。

    ……乔笑笑滴着眼泪,呆滞的目光看着白若熙,仅剩的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笑笑啊,第三哥是一个很正直的男人,请你相信他好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大家。

    乔笑笑呆呆的站起来,像没有了灵魂的木偶似的,缓缓转身离开。

    躲在门后的陈静此刻也心疼不已,连忙开门出来。

    乔笑笑离开她立刻追上去解释,走到客厅的时候,白若熙喊住了她,妈妈,有些时候,知道了比不知道来的更痛苦,她可能承受不起。

    陈静的脚步戛然而止,纠结的目光看着乔笑笑离开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