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四十二章:宠爱17
    安芷玥抱着疼痛的肚子跪在地上,咬着牙强忍,两名保镖粗鲁地拖住她的手臂,把她拖向门口。

    她对监狱极度恐惧,此刻只想着逃跑。可刚刚那一拳打得她无法支撑起身体,没有力气再挣扎,一想到再回到监狱受折磨,绝望得想死掉一了百了。

    蓦地,一股狠劲突然冲来,拖住安芷玥的两名保镖突然松了手。

    安芷玥再一次跌在地上,一阵打斗的骚动后,两名保镖痛苦倒地,而其中一名保镖口吐鲜血,被狠狠踩在地上奄奄一息。

    安芷玥顺着踩在保镖头部的大长腿往上看。

    她看到男人高挑健硕的身躯,暗沉的神色,目光嗜血冷冽,杀气笼罩。

    是歩翼城,他终于睡醒了吗?

    安芷玥心里闪过这不合时宜的疑问,心突然松了,那种像在心脏搬走了千斤石头,从来没有过的安心,而那一秒,她莫名的想哭。

    泪水忍不住地溢出眼眶,嘴角轻轻上扬,露出苦涩而开心的笑容。

    她对歩翼城这样一笑,歩翼城看着她惶恐无助的眼神,突然,他眼眶也跟着变得通红,布满了血丝似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安芷玥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缓缓收敛自己悲催而僵硬的笑容,从地上爬起来。

    她刚站稳,背后传来老太爷怒吼的声音:歩翼城,你若还把自己当歩家的子孙,就别插手这件事,我可以对你收留安芷玥这件事情既往不咎,但你敢为了这个女人跟我作对,我是绝对不允许的。

    歩翼城完全没有理会歩老太爷的话,狠狠踢了一脚已经奄奄一息的保镖,从他身体跨过,走向安芷玥。

    安芷玥摸着疼痛的肚子,怯弱地看着如野兽般恐怖的歩翼城,慢慢后退。

    她还摸不清歩翼城为什么靠近,却看到他开口说话了,语气低沉温和,像溪涧的一股清泉,淡淡的:你先回房间休息,这里的事情我来解决。

    安芷玥眼眶的泪忍不住滴落下来,或许是太过无助,感觉塌下来的天被这个男人撑起来了,那种感动让她无法言语。

    安芷玥觉得不可思议,她不过是歩翼城的佣人,而且上班不到三天,没做过一顿饭给他吃,没给他带来任何的恩惠,曾经还刺伤过他。

    安芷玥纠结地看看歩翼城,再看向客厅那群势必把她送回监狱的人,她犹豫了。

    留在这里,歩翼城真的能保护她一个外人吗?

    这是得罪整个歩家,连歩向霆都做不到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做到?

    他是先安抚她回房间,再等警察上门把她带走吗?

    喜欢的男人和最亲的父亲都帮不了她,歩翼城又怎么做这种愚蠢的事情?

    安芷玥越想越觉得不可能,挤着僵硬的微笑,一步一步往后退,泪水在眼眶里闪烁,哽咽着喃喃:翼城哥,我真的不想回监狱,那些女囚全部都是疯子,她们每天都折磨我,我不想背负这种被陷害的罪名死在监狱里。

    看着安芷玥眼眶的泪,看着她惶恐无助的眼神,歩翼城眼眶的血丝愈发通红,脸色极度难看,语气却无比温柔:我知道,有我在,你不用害怕的。

    所有人都认定是我毒杀了若岚,连我爸妈都这么认为……安芷玥哭泣嘤嘤地摇着头呢喃,脚步一直往门口的方向挪,没有人相信我是清白的,你们歩家的意思是宁愿杀错也不放过……

    歩翼城缓缓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停下脚步,再睁开通红的眼,打断她的话,信我……

    话音刚落,刚刚被打倒的保镖从歩翼城身后突然爬起来,安芷玥被吓得猛后退几步,本能反应地转身,夺门而逃。

    芷玥……歩翼城连忙喊住她。

    他刚想迈开步去追,老太爷站起来,怒吼一句:你给我站住。

    歩翼城身躯微微一停,僵住再原地,背对着客厅的人,担忧的目光看着安芷玥离开的方向。

    歩老太爷威严地一字一句: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那个是杀你表妹的凶手,你竟然敢收留她,家人和敌人都分不清吗?

    面对歩老太爷愤怒的质疑,歩翼城不屑一顾,不温不火地说道:我的确分不清谁是家人了。若所有人都想要置安芷玥于死地,那我愿意为了她与全世界为敌。

    在场的人顿时震惊,脸色瞬间暗了。老太爷怒气冲天地一掌拍在茶几上,砰的一声巨响,声音威严愤怒:混账东西。

    安建唯唯诺诺地扶着老太爷,老爷,你心脏不好,千万别动气。

    爸,你歇着,顺气顺气……歩丽连忙上前捋着老太爷的胸口。

    这个混账……他……他……老太爷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歩向霆推推眼镜若有所思,隐忍着一股劲儿,站起来走出客厅,在大家没有注意的情况下走向门口。

    而歩向霆从歩翼城边擦肩而过,走向门口的时候,他

    歩翼城的心也跟着悬了,完全不管客厅里气得半死的爷爷,紧跟着歩向霆的脚步追了出去。

    -

    安芷玥什么也没有带就从别墅逃出来,她只想躲起来,不让保镖把她送回监狱,她要留下来找到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她顺着马路一直往前跑。

    走了好长一段路,她来到了公交车站,却因为没有带钱和手机出面而敢上车,抱着双膝坐在旁边的花坛边上,把头埋在膝盖里。

    单薄纤瘦的双肩像压着沉重的担子,压得她透不过气。

    全世界剩下自己可以依靠,这种滋味很是难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连天都欺负她,突然就暗沉下来,刮起了凉凉的翼风,乌云密布,眼看是要下大雨。

    不知何去何从,她想着办法自救,想着该如何寻找被消灭得一干二净的证据。

    快要下雨了,回家吧。

    蓦地,一道熟悉的磁性嗓音传来,安芷玥心房微微一怔,从膝盖里抬起头来,惊讶地仰头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福利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