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一些往事
    洛基躺在地上,没再继续说话,他喘着气扯开嘴角笑,手指轻轻动了一下。

    掉落在不远处的权杖蓦地闪过一道暗芒。

    唐辛扯着他衣领的手向上的趋势瞬间停止,整个人像被按了暂停键,视线一动不动地落在洛基脸上。

    洛基叹了口气,转了转面向,抬起一只手惋惜地触上唐辛的脸颊:“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

    原本悄然烙下的精神印记与权杖呼应着异军突起,在唐辛脑中嗡嗡作响,让她产生了一瞬间的眩晕。

    “我说过,你早晚会站在我身边。”洛基笑着,眼里却一片阴沉,慢慢从地上坐起来。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会一步步把自己逼到这种境地,不过有些事做了就不能回头了。即便可能会一错到底。

    唐辛垂着眼帘,恍若失了心神。

    洛基简短命令:“看着我。”

    她缓缓抬眸,对上洛基深不可测的绿色眼睛。

    “告诉我,我是谁。”他轻声诱导,语气温柔,亲昵旖旎地注视着唐辛。

    “你是……”唐辛直直地看进他眼底,张了张嘴,顿了下,“陀螺。”

    “……”洛基愣了一秒。

    唐辛起身一把把人掀出去,轰进了墙里。

    “——欠抽啊!”

    她看也不看对方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扯回来抡了一大圈砸在地上。

    洛基一脸懵逼毫无招架之力。

    “特么你居然真的来这招!!你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你还敢玩我!”

    “咳!你……”怎么可能没有效果!?

    “你丫闭嘴!洛基我今天非扒你一层皮不可!你是不是以为厉害了能耐了连家人都能玩得团团转了!你坑了我几十年你真好意思!”

    “我当初信了你的邪!……”

    她恨恨咬牙,一句一砸,胸口灼热难耐的怒火喷薄而出。

    尼克勒斯博士一开始还战战兢兢保持站立状态,到最后索性拉来手边的转椅坐着观看眼前的限制级暴力现场。

    整整半个小时,耳边不断传来让人肉痛的撞击声,墙面、地面、试验台……几乎所有可见的表面都被某人俊美的脸蛋留下了到此一游的特殊记号,尼克勒斯博士甚至暗搓搓地盘算着等俩人走了找个比较完整的坑偷偷做个倒模,天天扎小人……

    “砰!”

    又是一下,墙面哗啦啦往下掉着石灰,快被人肉砸出隧道来了。尼克勒斯想着得亏这不是承重墙,不然再来几下整个基地都要塌方了。

    直到洛基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倒在地上干咳,唐辛才把他丢到一边,自己喘着粗气坐到地上。

    “……你把东西放哪了?”

    发泄了这么长时间她也觉得没意思了,手累心也累,只想知道她一直忍到现在没问的事情。

    洛基虚弱地阖着眼,没说话。

    “那对你一点用处都没有,你拿它干什么?”唐辛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洛基做这件事的用意,要说他趁她跑来地球毫无防备顺势消除了她的记忆她勉强能理解,大概为自己上位能少一个阻力就少一个,但是再做其他无关的事情不觉得多余吗?

    “你是有多恨我?”她只能这么猜测。

    洛基忍不住笑出声,嘴边血迹斑斑看起来格外狼狈:“我没指望过……你能理解。”

    唐辛看了他一眼。

    “我不想跟你废话,把东西还我。”

    洛基闭着眼睛,气若游丝吐了几个单词。

    “不可能。”

    ……

    “你说怎么会有这种人?”唐辛倒在娜塔莎肩上,神情恍惚闷闷不乐,“好气哦。”

    刚从关押洛基的特制监狱里回来的娜塔莎掰正唐辛的头,仔细端详了下她的五官,新奇地挑了挑眉。

    “看来你有烦恼要倾诉?”

    唐辛可怜巴巴:“那你有时间吗?”

    女特工莞尔:“为了你可以有。”

    唐辛可耻地弯了一秒。

    娜塔莎带她到了温暖的放映室里,唐辛捧着一杯热可可,轻轻喟叹出声。

    “没有什么是一杯热可可解决不了的问题。”

    娜塔莎噗地笑了:“你现在倒是想开了?”

    氤氲的热气把眼睫都上了一层水雾,唐辛看着摇晃的液体摇头:“其实我根本没去想,洛基的脑洞就是个黑洞,我要是去猜他的心思脑细胞都要死一半。”

    她说着,目的性很明显地望向娜塔莎,眼里满满的期待。

    娜塔莎无奈:“所以你就让我来死脑细胞?”

    唐辛满眼写着女王大人无所不能女王大人威武雄壮。

    娜塔莎撑头叹了口气。

    “那么……当初是你自己要来地球的?为什么?”

    “唔……”唐辛扭捏了下,如实道出,“我想来阻止巴基杀死霍华德斯塔克夫妇。”

    女特工惊讶地看向她,半晌没说话。

    事情其实很简单。

    一个看过超级英雄电影的天.朝妹子死后莫名变成了阿斯加德刚诞生的小公主。

    在成为神的那一瞬间所有的记忆都永久地储存在她的脑海中,她清楚记得所有看过的剧情。

    她还是一个钢铁侠迷妹。

    理所当然地,自从某次她在彩虹桥上无意中看到了真实存在的托尼斯塔克,就开始计划着去地球阻止即将发生的悲剧。

    她托洛基帮忙偷偷跑到地球成功拦下了冬兵……但却没能阻止钢铁侠父母的死亡,他们死于另一批人之手,就在她拦下冬兵的下一个路口。

    斯露德大受打击,自觉是自己的失误,于是偷偷跑去托尼身边,打算暗中帮他做点什么。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烂醉的托尼摇摇晃晃走出酒吧,身边没带保镖,一群明显有预谋的人围住了他。

    她出面解决了那群人,把他送回家,还鬼使神差地照顾了他一晚上。

    然后……他们就一起住了一段时间。

    唐辛叙述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得让娜塔莎感觉哪里有些违和,她按下心里的猜测,在短暂的静谧里开口。

    “在那之后洛基来找到了你。”

    唐辛想到之后的事情,深吸一口气:“没错,我信了他。以为他真的要帮我扭转时空回到刚来的那天晚上。”她高估了自己对剧情的影响力,以为这么多年的努力已经把洛基掰直了,没想到他从头到尾都是伪装。

    她被封锁了记忆和能力传送到另一个平行时空,直到二十年后两个时空莫名地交叉重合,她重新回到了有钢铁侠存在的世界。

    “我猜托尼也被洛基动过手脚修改过记忆。”唐辛鼓了鼓脸颊,想起他最开始见到她时的眼神是全然陌生的。

    娜塔莎若有所思,手指在杯壁上规律地敲打着。

    “……你有没有发现。”

    “嗯?”唐辛看向娜塔莎,发现她微微皱着眉,像是有什么事情让她觉得难以理解。

    “到现在为止,洛基所有针对你的计划,几乎都是失败的。”

    这对于谎言之神来说,似乎有点不太科学。

    “……”唐辛为她话里隐隐透出的信息量吓得身子后撤了一点,干笑着,“你不要说的好像洛基故意要搞个大事情一样……我很方的!”

    娜塔莎摇了摇头,想到了什么反而笑了:“既然你恢复了所有的记忆……没有什么是武力不能解决的。你这次做得就很好。”她一点也不同情洛基的遭遇。

    唐辛附和着点头如捣蒜。

    她默默决定以后对洛基采取见一次打一次,打趴下再口头交流的安全措施。

    娜塔莎思索了一会,突然抬头询问唐辛:“洛基拿走的是什么?”

    唐辛表情僵了一下,伸手挠了挠脸颊,觉得这事不太好开口。

    “那个……”

    女特工挑眉,耐心地等着她的答案。

    “这是一个很抽象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每个人都会有……”

    “……”娜塔莎一巴掌拍上她后脑勺,“说重点。”

    唐辛揉了揉脑袋,眨眼:“爱情。”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不大不小的雨丝,天色灰蒙蒙的,隔着落地窗都能感受到那份潮气。

    托尼躺在沙发上,身上搭着一条薄毯,眉头微微皱着,睡得并不安稳。

    “叮咚。”

    门铃声响起的第一时间,他就从混乱的梦中惊醒,吃力地坐起身来。

    五分钟后他才拖着沉重的步伐去开门。

    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一丝冷意,门外的黑发少女挂着一身的水珠,抬起脸来冲他露出一个无忧无虑的笑容。

    “你好斯塔克先生,我来给你送甜甜圈。”

    托尼愣了一会,感觉酗过酒之后脑袋里都装满了酒。

    “……我没订甜甜圈?”

    少女笑容不变,抬了抬手中的盒子:“是我帮你订的。”

    “……”托尼打量了她两眼,差不多确定了这又是一个抱着某种目的主动找上来的姑娘,不过他从来不在意这些,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你成年了吗?”

    “订甜甜圈没有年龄限制啊。”少女一脸茫然。

    托尼吐了口气,捏了捏鼻梁后歪头:“进来吧。”

    他喝着杯子里的水,看着餐桌旁往盘子里装甜甜圈的姑娘,终于通过身材确定她大概真的成年了。

    于是在她转身去扔盒子的时候,很自然地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头顺势枕上了她的脖颈间。

    “我们不如直接进入正题……”

    呼吸间全是特殊的恬淡香气,还带着雨水的濡湿。他感到舒适地闭上眼睛。

    “咚!”

    令人肉疼的一声闷响,一股金星在眼前浮现又消失,托尼都没顾得上管背部剧烈的疼痛,脑袋还没从刚才那一下反应过来。

    等等?他被一个姑娘过肩摔到了地上??

    这剧情不对啊!?

    他瞪大了双眼,看着那姑娘表情又心虚又警惕,假装镇定道:“……不怪我啊,你干嘛突然动手动脚的?”

    托尼斯塔克:……我也很冤啊!

    他们对视了一会,姑娘敲掌:“你还没醒酒吧。”

    她伸手拿了一个甜甜圈以一种要把他噎死的架势塞到了他嘴里,状似体贴:“快吃,这个能解酒的。”

    托尼:你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艰难地嚼着那个甜甜圈。

    这时姑娘突然起身,看了看表,欢快地笑了下:“等下我约了个人见面,下午就回来,晚上想吃什么?哎你不要那个表情,我不会做可以买啊……”

    她自顾自说着,根本就没有理托尼的意思,拿起大衣抬腿就往门口走去。

    托尼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心里一阵难言的恐慌,他翻身爬起来看向门口:“等等!”

    门砰地一声在眼前关上。

    托尼愣愣地站在原地,脑袋涨得厉害,他捂住头闷哼一声。

    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昏暗,托尼喘了一大口气,从床上坐起来。窗外隐约传来雨点的击打声。

    他缓了几分钟。

    “我就说早睡不利于身体健康。”他嘀咕着,按着手臂上跟霸天虎缠斗时新添的淤痕,随便揉了两下下床。

    去倒水的路上还不小心踢到了柜子。

    “*!”

    咕咚咕咚灌了两杯水,托尼斯塔克觉得自己差不多满血复活了。

    “布鲁斯来了吗?我睡了多久?”他放下杯子随口问着贾维斯。

    “已经晚上八点钟了先生,我觉得您最好明天再见班纳博士。”

    托尼习惯性地无视了贾维斯的建议,活动了两下手臂在屋里环视了一圈找到了自己的外套。

    “哦你不了解,布鲁斯肯定想我了,虽然他嘴上不说。”

    “事实上班纳博士说他三天没睡了,要是您今晚敢去打扰他,他就把您揍到大西洋。”贾维斯诚实转述。

    “……”托尼拿外套的手僵在了空中,脱口而出,“他这风格怎么变得跟……”唐辛一样。

    他收回了没出口的话,继续拿过了外套,重重坐进沙发里。

    “咚咚。”

    不轻不重的敲门声。

    “谁?”托尼问贾维斯。

    贾维斯没正面回答:“大概是您想见的人。”

    “我可没教你跟我也卖关子。我现在最想见的就是布鲁斯。”托尼起身,嘴上一套心里一套,速度一点也不算慢地走过去开了门。

    走廊里灯光明亮,却被来人带进一丝雨水的潮气。

    黑发少女抬脸看了他一眼,咳一声摸了摸鼻子。

    “那啥……吃甜甜圈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