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1、圣诞公公中心(求收藏求推荐)
    命保住大半是什么意思?忍者忐忑着又坐了下来。

    天风会派他来做这事,真难说是否重视这个任务,一个九级高手,居然怕死成这样。

    这个会社王尔德没有听说过,他还没有走入社会,每天都在学校里转,见识有限。

    不过杀两个中学生派一个九级高手,这个会肯定人才济济,那么应该是小不了。

    大半的意思就是还有小半条命不确定能不能保住,等会还有件小事,你可答应可不答应,答应了就整条命全保住了。李奥娜比较有经验,抢先回答。

    答应了安然无恙,不答应的话应该就是打半死,忍者理解能力不差。

    王尔德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说:你没有视死如归的勇气,其实不适合干杀手这行,不管你之前得手过多少次,还是收手吧,回去老老实实卖保险比较好,起码宰人不见血。

    忍者连忙表白:我之前真没干过这种事,真的,这是我的第一次!

    第一次捅人?

    王尔德摆摆手:别和我来这套,我今天可以放你回去,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刚才的事你对谁也不要提起,回去就说没机会下手白等了一晚上。

    他俯下身盯着愣愣的忍者:然后找个理由把任务推了,你也别再来了,接下去帮我迅速调查清楚,是不是朱利安委托天风会杀我!

    忍者有些狐疑:你放我回去查这件事的委托人?

    王尔德点了点头。

    忍者来了精神,站起来:好,我现在马上回去,坚决完成您布置的任务!

    他觉得这个学生不管武功多厉害,毕竟还是年轻幼稚,居然提这么可笑的要求。

    王尔德淡淡地笑着:三更半夜用不着这么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李奥娜把手机扔给他:你今夜入户杀人未遂,于理于法都要接受惩处的,杀人未遂该判几年?

    忍者拿着手机一脸尴尬:我……

    王尔德安慰他:没关系,我们这里有一个悔过自新保证金计划,专门为你这种浪子回头的人设计的,和你们的保险产品差不多。

    其实王尔德玩过一次保证金后,已经对这个所谓计划不太感兴趣了,可就这么放一个杀手走,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也不甘心。

    难道自己就这么好冒犯吗,想杀就来,想走就走?

    李奥娜打开了二维码:缴款三十万马上就可以走人,不缴也可以,这是一个自愿的计划,我可以帮你叫辆出租车,让司机上来背你走。

    司机背着走,该不会是残废了吧?

    忍者脸又白了,出钱如割肉,他心疼钱。

    这两个狗男女配合如此熟练,不知已经吸收多少人进计划了,自己居然一次次地看走眼,以为他们单纯幼稚!

    不过他只犹豫了片刻,擦了擦一脸的冷汗,咬咬牙:我缴款,不过我户头上还差几万。

    王尔德很大度:没关系,余款回去三天内打过来就行,作为一个金融业者,我相信你的信用。

    既然准备加入计划,那就是朋友了,王尔德态度好了许多:这只是一个保证金,哪天你觉得自己真的改过向善,再也不会干坏事了,可以向我申请取回。

    忍者打开手机,脸色比哭还难看:我也希望真有那么一天……

    叮咚二十六万到账。

    王尔德把他拉进了朋友圈,天诚保险公司高管马尔福。

    现在大家是利益共同体了,这种关系有时候比朋友还铁。

    李奥娜很感慨:我就纳闷,你们银行、保险一丁点价值也不创造,整天用别人的钱拆东墙补西墙,高管的收入居然还这么高!

    马尔福愁眉苦脸:马马虎虎吧,这是社会需求决定的。

    王尔德拍拍他肩膀:马基雅维利曾经说过,人们会忘记杀父之仇,但难忘夺财之恨!你尽管恨我,这样才会牢记今天的事,只要对你未来向善成材有好处,我也认了。

    我哪敢。

    回去尽快调查,我等你好消息!

    马尔福收拾了自己的忍者包,默默往门口走:再会。

    李奥娜又叫住他:我这有一把超然宝剑,品质不错,原价至少十万,五万卖给你要不要?

    这特么不就是我的剑吗?!

    马尔福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过宝剑:买剑的钱我和余款一起打过来吧。

    王尔德看他这副窝囊相有些不放心,临出门再次提醒:千万别被天风会看出今夜行动失败了,对你也不利,希望他们能再派别的高手来,我随时恭候。

    你特么真当天风会是圣诞公公中心,天天给你送礼物?

    马尔福点点头,黯然离去。

    关好了门。王尔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很是得意:你看我的神泣多厉害,一招就吓趴下一个九级高手,你真不学?

    李奥娜摆摆手根本不感兴趣,反而也有些自鸣得意:咱们以后保证金制度应该更加人性化,按照武道级别高低分别收费,这也是对他们身份的肯定和尊重!

    她这么搞差别化服务,马尔福多交了十万。

    王尔德虽然兴趣淡了,但还是对此给予了充分肯定。

    工作就是得用心仔细,不断挖掘潜力,随时发现问题,有需要时马上改进相关的规章制度。

    不过两人更关心的是谁在幕后搞出这些事,到底是不是朱利安。

    李奥娜排除了这件事与自己相关的可能性,这两年她很低调,没惹任何人。

    成年即离家在现今社会是正常事,李奥娜家犯不着这么大手笔搬出天风会。

    想来想去还是朱利安可能性最大。

    就像王尔德经常挂在嘴上的马基雅维利名言,夺人钱财比杀父之仇还可恶!

    这次的安思丽专利法律维权,涉及的金额绝对不小。

    分析到最后,李奥娜邪火有些上升:今天如果真是两个普通高中生住在这,现在肯定已经凉透了,朱利安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坏蛋!干脆我们现在直接去找他,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一分钟内开口!

    王尔德却不同意:我们去把他一通痛殴,问题未必就解决了,现在警部很可能还盯着我们呢,搞不好反而定性我们勒索伤人!

    他拍了拍李奥娜后背: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就这么陪着玩不好吗?每天都有期待,猜测会是什么样的人上门暗杀,是不是可以挽救,值不值得收取保证金,生活需要些这样的小惊喜,才会丰富多彩。

    他觉得刺杀失败个两三次,朱利安应该就明白打错了算盘,反而有利于江森那边一揽子解决问题。

    账应该一笔笔算,反正朱利安一年半载死不了,他想杀人灭口的血账可以缓缓,算完经济账以后再接着算。

    李奥娜却不太以为然:我们两个可未必天下无敌,银河联邦也是藏龙卧虎,尤其是超然世界内,听说早几十年就诞生了几个神级人物,碰上他们可就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王尔德倒是不太担心:我们不显山不露水,就这么默默坑天风会,未必能引来什么神级人物。

    那些世外高人都是超然世界中几大公会的领袖,拥有巨大的势力、海量的财富,怎么可能充当别人的鹰爪,地球上恐怕还没人搬得动这种救兵。

    这时马尔福突然发来信息:大哥,帮我把外面的飞爪收了,我走得急忘了,谢谢!

    王尔德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真得去对面楼顶帮忙解绳子,不然下一个杀手看见了未免狐疑。

    临出门他做了总结:低调作人,遵纪守法,每个圣人都有不可告人的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洁白无瑕的未来,要对生活有信心!

    李奥娜嗤之以鼻:那也得有未来才行!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