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哭泣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嫂子最近一次哭泣,还是在放大哥下葬的时候。

    哪怕是在医院,嫂子都强忍着悲痛,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现在嫂子哭了。

    还是说,嫂子背对着我的时候,才会哭吗?

    听着嫂子的哭声,这种心如刀割的感觉让我分外的难受。我不想让她再继续这样哭泣,为了这个家。

    我小心的推开门,看到嫂子趴在桌子上,眼泪浸湿了一片片的抽纸,她一边哭,一边擦,擦的来不及了,眼泪都抹在了袖子上。

    我小心的靠过去,地上是嫂子的手机。

    上面还有一条短信。

    “尊敬的苏瑶女士.....鉴于您目前的生活状况,新丧偶、还有独女抚养,为了学校稳定教学的考虑,我校暂不准备录用您当老师。请谅解。”

    我靠!

    这什么狗屎学校?

    你不想录用就不想录用了,你提那些破事干什么?

    嫂子哭的像个孩子,我心疼的走过去,抱住嫂子的胳膊,低声说:“嫂子,别怕。我还在,这个家也在。”

    “呜呜呜......”

    嫂子突然翻身抱住我,泪如泉涌的呜咽哭泣!

    睫毛带露,花枝微颤。

    看着怀里的女人,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会有一天,和嫂子搂在一起。

    “别哭,没事了。没事了。”

    “对了。”

    我赶紧把早上从燕芬芬那里拿到的3000块奖金塞到了嫂子手里,抹去嫂子脸上的泪珠,给她惊喜的说:“嫂子你看,我很会赚钱吧。今天又挣了3000块!”

    “嗯,嗯。”

    嫂子捏着钱,满脸的不敢相信。

    我都没敢告诉她,她那个项链,是一万块的好东西。

    “不过晚上我还要出去一次,真是抱歉,晚上不能在家里睡觉了。”我强笑着对嫂子解释自己的事情。

    “和叶紫带你出去那天晚上一样吗?这些有钱人家的女人,还真是有钱啊。”嫂子听了我的话,就有点不高兴。

    晚上不能在家里睡觉,即便晚上并不睡一张床,我也知道,那是一种不同的寂寞体验。想到一墙之隔的另一个房间里,没有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我也会不高兴的。

    “嫂子别生气,以后再有这些事情,我会谨慎的拒绝。反正钱也够过日子,能这样安稳的过下去就好了。”

    我紧张的说,生怕哪句话说的不舒服,让嫂子生气。

    嫂子的眼里又出现了泪花,不过这次是喜悦的泪花。

    嫂子忽然抱着我,低声说:“其实是我连累你了,你要是能自己一个人,这双眼睛也早就治好了,还能好好的找个姑娘过日子。”

    “哪的话!我只想和嫂子把这个家经营好!”我马上否定了嫂子的话。

    说什么笑话,我怎么可能会走?

    似乎感觉到了我掩饰不住的情意,嫂子忽然对我说:“今天工作了一天,渴了吧?”

    渴了?

    这时候不应该说饿了吗?

    饿了。

    我还真有点饿了。早上费了那么大的精力,中午又因为瓯菲儿和黎汉娜、肖冰玉三个人之间的争斗,嫂子一说,我就来感觉了。

    肚皮有点饥。

    我点了点头。

    嫂子随即有点高兴的说:“那好,我们去你房间吧。啊不对,佳佳还在睡,到我房间里吧。”

    “什么?!”

    我瞬间兴奋了起来,原来不是吃饭,而是要哺乳啊,怪不得嫂子说的是渴了啊。

    都这样了,我难道还拒绝吗?

    看着嫂子在透过窗户的阳光下,那黑色薄毛衣上优雅的凸起,她今天好像因为没有出去,所以连胸罩都没有戴。

    我看着那大圆润上的小葡萄粒,突然感觉喉咙渴得厉害。

    我渴望的忽然扑了上去,抱着嫂子的细腰。我的头埋在那圆润之中,深深的呼吸着乳汁的美妙。那天然的,无法掩盖的香气。

    “啊!阿正,你想干什么?”嫂子被我吓到了,她惊慌的想站起来,却一时间走不了,扑通一下在地毯上摔了个屁股蹲。

    桌子旁边是有厚厚的地毯的,我看着揉着屁股的嫂子,我来了一股冲动,把嫂子扑倒在地上,渴望的对嫂子说:“嫂子,我想喝。”

    “那去房间里啊!”嫂子羞愤的扯着我的脸。

    看着我渴望的脸,墨迹了好一会儿之后,嫂子终于妥协了。

    她脸红着看着别处,她不敢看我,她掀起了毛衣,在阳光下,那圣洁的光辉笼罩着女人的美丽。

    我渴望的扑在了嫂子身上,然后慌张的想找到那可爱的葡萄粒,结果反而因为嫂子喘气太大,上下抖动,好似在调戏我一样。

    看我找不到着口的地方,嫂子噗嗤笑了,她终于放松了一点,然后一只手按着我的后脑勺,一只手扶着葡萄粒说:“来,吸吧。我今天专门为你留着呢。”

    专门为你留着!

    我心里面更加的感动,然后轻轻吸在嘴里,细细品弄。

    一开始,出的不是特别的快。

    我伸出手在嫂子的乳房下面边缘揉搓着,乳汁随着我的动作,越出越快。

    很快,我甚至都不需要吸吮了,只要静静的轻咬葡萄粒就好了。

    乳汁在嘴里面激荡回流,仿佛是要把我的魂魄都给吸走一样。

    嫂子很快就来了感觉,她低声喘息着,声音越来越大。温柔的风吹着我的耳朵,我的舌头挑逗的动作越大,嫂子就吹的越快。

    屋子里面,一时间只剩下了我吸吮乳汁的轻微颤动声。

    “没.......没了。”

    我抬起头,嫂子媚眼如丝,满脸通红的躺在沙发和桌子中间的地毯上。

    “这边.......嫂子这边还有点难受啊。”嫂子闷红着脸,指着另外一边,我没有吸走乳汁的地方。

    “好你等着,我马上来。”

    我再度低下头,努力的帮助嫂子清理起来。

    乳汁多了,乳房的负担也是很大的。

    我这样想着,嘴上动作轻微,嫂子的喘气声,让屋子里面的气氛更加旖旎。

    吸着吸着,手机响了。

    我没理会,嫂子却推着我说:“不会是叶紫的吧?”

    我无奈的抬起头一看,妈的,居然还真是她!
为您推荐